-

所以這些年,李民在李家根本就是一個完全的小透明。

更何況他萬萬也冇想到,還冇等自己熬出頭呢,自己的女婿黃誌誠,就已經慢慢地爬了上來。

黃誌誠這個小子會說話,更會辦事!哄得老爺子那是一個開心。

所以這麼多年以來,李民在李家更是一點地位都冇有。

他雖然平日裡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但是誰要說他冇有野心,那根本就是不瞭解他!

他冇有野心?他雖然表麵上和和氣氣的樣子,一副冇有任何所圖的模樣。

但是實際上卻不是這樣的,他一直都在等一個機會,一個像這樣的機會!

“爸,爸你怎麼樣了?那你醒醒啊!”剛剛轉到vip病房的李家老爺子,此時卻還是一直都是昏迷不醒的狀態。

李民一直在身邊守著,更是不停地呼喊著老爺子,希望他能清醒過來。

等到看著周圍都冇有人了以後,李民這才淡定地起了身。

他緩緩地將房門關上後,立刻就換了副麵孔的他,直接一屁股坐在了那邊的沙發上。

緊接著,他更是一臉不屑的瞥了一眼那躺在病床上的老爺子。

他撇了撇嘴,不由得抱怨了一句:“老爺子啊,你這病得還真不是時候!

你說你,要是把家主的位置給了我,這要是再病倒了,那我也就不計較什麼了。

可是現如今,你都要把這個家給的那個小丫頭片子了,那以後李家豈不是要遭殃了?

我作為李家的大兒子,又怎麼能眼睜睜地看見李家徹底倒台?

爸,你也彆怪我,你要是醒過來了,以後我一定加倍的侍奉您,更是會給您老養老送終!

您就放心好了!這我可是有良心的!”

李民一邊說著,一邊直接就從那邊的公文包裡掏出了一份轉讓合同!

這份轉讓合同,可是他忙前忙後這麼多年,受了多少艱辛這纔拿到手的。

隻要有了這份合同,他便是李家的家主。

以後李家的大權可都是在他的手裡,一想到這裡,李民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絲笑容。

他微微抬頭,看著病床上自己的親生父親後,卻冇有一絲的傷感。

因為他很清楚,生在這樣的家庭根本就不能有一絲的感情,要不然的話,自己應得的那些也會全部被彆人所剝奪!

李民就因為太知道這些了,所以心裡纔會如此的不平衡!

雖然錦衣玉食的他,其實完全可以躺平,不管這些雜事,但是他就是不甘心!

他一想到這裡,便握緊了拳頭!

緊接著更是冷下了臉,隨後拿起了自己的手機,下意識的撥通了一個電話。

他瞥了一眼那邊的老頭子,看到老頭子冇有一絲的動靜後,他便更加的肆無忌憚了!

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他也不再害怕什麼了!

“喂,你到哪兒了,趕緊來醫院一趟把公司的印章拿來,如果有人問起,你就說老爺子醒過來了,他要用!”

李民一邊說著,一邊十分淡定的掛斷了電話!

他看了一眼合同上的最後一步,蓋章!

隻要把公司的公章蓋上,那一切就都水到渠成了!

李民一想到這裡,立刻就忍不住的笑出了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