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楓看著對麵的周瀟瀟點了點頭說道:“以後有什麼事,可以去醫館找我!”

“謝謝江先生!”周瀟瀟聞言有些欣喜的說道。

這是太爺爺醒來,就交代自己的事情,這段時間自己一直在尋找機會,隻是實在想不出要怎麼和江楓交好!

正好今天江楓來買房子,這不就是一個機會麼?

房子,周氏地產有很多!

等到兩人來到小區深處的一間彆墅的時候,江楓卻是搖了搖頭說道:“周小姐,這個彆墅是不是太貴重了?”

此時兩人眼前的彆墅,占地上千平方的彆院,裡麵遊泳池,小花園應有儘有,還冇有看見彆墅裡麵的裝修,江楓就已經知道這間的彆墅可是價格不菲!

“江先生不要在意,這間彆墅本來就是周氏地產準備送給尊貴客人的,是不對外出售的,而江先生就是周氏最尊貴的客人!”周瀟瀟笑著說道,“我們先進去看看符不符合江先生的口味!”

聞言,江楓隻好點了點頭,跟著周瀟瀟走進了彆墅。

打開彆墅的大門,裡麵的裝修風格並不是市麵上那種現代化風格,反而是一股具有古樸的華夏風格韻味的裝修!

江楓看著彆墅的楓哥倒是十分喜歡,無論是在江家還是現在,江楓一直都對古樸的裝修風格情有獨鐘!

周瀟瀟能夠看出江楓對彆墅的喜歡,笑著說道:“看來這間彆墅和江先生還真是有緣!”

“周小姐真會說話!”江楓笑著說道。

隨後,周瀟瀟叫來售樓小姐,讓她將大門和彆墅的電腦鎖上錄入江楓的資訊,並且教會江楓如何設置其他人!

等到設置完畢後,售樓小姐將鑰匙交給了江楓。

“江先生,彆墅剛剛裝修完不到兩個月,裡麵的氣味還需要揮發一段時間,這段時間我讓物業的人每天過來打掃,等到差不多的時候,在通知你!”周瀟瀟說道。

江楓點了點頭說道:“想不到周小姐竟然這麼細心!”

“我哪有什麼細心,隻不過是這一行做久了,很多事情都是慣例而已!”周瀟瀟急忙擺手說道。

江楓卻是笑了,“周小姐謙虛了!”

隨後江楓將鑰匙給了物業一把,就和周瀟瀟一起返回,在車上,周瀟瀟對江楓說道:“江先生,這件彆墅雖然是在小區內,但是和他周圍的彆墅區的區域,普通住宅的居民是不能進來的,所以江先生喜歡清淨,大可以放心!”

“好!”

等到江楓和周瀟瀟離去之後,物業的經理看著售樓小姐說道:“那間彆墅,自從建成後,還從來冇見周總帶人來看過呢,不知道這位是什麼人?”

“不知道,我隻知道剛纔在售樓中心,年經理都因為這位被開除了!”售樓小姐說道,“你一定要好好打掃,千萬彆出什麼紕漏!”

“知道了!”物業經理說道。

江楓隨後就回到了醫館,對於江楓來說眼下醫館就是他的主業!

隻是江楓剛換好衣服,卻是接到了三叔的電話,“楓少爺!”

“三叔,我記得我走之前說過,你不需要叫我楓少爺,叫我小楓就行!”江楓笑著說道。

三叔卻是擺了擺手說道:“規矩就是規矩!”嘴上這麼說,不過心裡三叔還是很感動的,楓少爺還是和以前一樣,冇什麼架子!

江楓歎了口氣,他這個三叔什麼都好,就是把規矩看的太重了,不過要不是因為看中規矩,三叔對他也不會這麼忠心!

“三叔,是有什麼事情麼?”江楓隨後問道。

三叔急忙說道:“楓少爺,我懷疑他已經知道了你還活著的訊息!”

“哦?是有人透露出去了麼?”江楓淡淡的問道。

三叔搖了搖頭說道:“知道您還活著的訊息,隻有我和宋虎,宋虎和我絕對冇有說出去,所以隻能有一個可能,就是在冇見到您的屍體時,他一直在派人打聽您的下落!”

江楓點了點頭說道:“知道就知道吧!”

“楓少爺,有一個事情要告訴你,中州旭華集團是當年您讓我經營勢力的時候開的,我已經通知了旭華集團的執行副總,您現在是旭華集團的總裁!”三叔繼續說道。

“旭華集團?”江楓聞言一愣,隨即問道:“和中州的四大家族比起來如何?”

“怎麼說呢?要是說在中州的勢力,旭華集團可能冇有他們幾家大,但是要是整體卻是不差多少!旭華集團的總資產也有上百億了!”三叔想了想後說道。

江楓點了點頭,笑著說道:“冇想到,當年的一個準備,竟然還真排上用場了!”

“楓少爺,像旭華集團這種公司,在彆的地方還有很多,不是什麼大公司的!”三叔笑嗬嗬的說道。

江楓聞言,點了點頭,突然說道:“三叔,其實你完全可是當做我死了,這些勢力和資產足夠你幾代人生活了,你為什麼還要找我呢?”

“規矩就是規矩!你是江家的繼承人,即使那件事是真的,你也是江家的繼承人,誰也改變不了!更何況,那件事明顯就是有人在陷害您!”三叔笑著說道。

江楓無奈的一笑說道:“三叔,規矩真的那麼重要麼?”

三叔卻是正色的說道:“規矩永遠都是規矩!”

“楓少爺,抽個時間去旭華集團看一看吧!”三叔再次笑著說道,“旭華的執行副總還是一位美女!”

聽見三叔的話後,江楓無奈的說道:“三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好這一口!”

“隻是開個玩笑而已!”三叔嗬嗬笑著說道。

“這個時候你不講規矩了?”江楓冇好氣的說道。

三叔卻是無所謂的說道:“規矩也是要分時候不是!”

掛斷電話後,江楓的心中一暖,三叔對他還是和以前一樣忠心!

此時,安氏公司的會議室裡坐滿了人!

安明遠再次點燃一顆煙說道:“接下來應該怎麼辦?”

會議桌前的眾人都是低著頭,誰也不說話!

安明遠看著眾人冷笑一聲說道:“出了事情都不說話是吧?怎麼冇有拿分紅的時候那麼開心了?”

“既然這樣,從今年開始所有人的分紅減半!”安明遠冷哼一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