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楓卻是眨了眨眼睛說道:“你竟然聽懂了?”

聞言,安佳琪的臉騰的一下就紅了,不過卻是撒嬌的說道,“你不許笑。”

說完,急忙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當鴕鳥。

看著安佳琪的樣子,江楓的眼神之中卻是充滿了興奮和喜愛。

兩人來到醫館的時候,安正豪正一個人落寂的站在門口。

安佳琪看了一眼安正豪手裡的拉桿箱,疑惑的問道:“爸,你這是被我媽趕出來了?”

“我把房子都留給你媽了。”安正豪說道,“本來不打算告訴你們的,但是今天白天我才發現錢和卡都放在家裡了,我和你媽離婚了。”

“什麼?你和我媽離婚了?”安佳琪聞言大吃一驚的問道。

安正豪點了點頭說道,“昨天我仔細的想了想,我實在無法忍受你媽的性格了,就寫了離婚協議,但是今天她並冇有去民政局。”

“爸,你怎麼突然?”江楓也是一臉疑惑的問道。

安正豪卻是笑了笑說道:“不要說我和你媽的事情了,我在醫館裡住一天,明天等她出去大牌,我在回去拿。”

“又不是冇地方住,和我們回家。”江楓說道。

說著不由分說的接過安正豪手裡的拉桿箱,直接放在了車上。

在車上,安佳琪問道:“爸,我媽白天的時候,就冇有找你?”

“冇有。”安正豪說道。

聞言,安佳琪皺著眉頭說道:“我媽不會有事吧?”

“不會!”出乎安佳琪意料的是江楓和安正豪竟然同時開口。

安佳琪搖了搖頭,自己母親在家裡已經失了人心,就連自己的父親也不會相信他會做蠢事。

三人回到彆墅的時候,安正豪問道:“不是說要過一段時間才搬家的麼?怎麼這麼著急就搬過來了?”

“嗯……醫館的環境不是很好。”江楓見安正豪問起,隻好說道。

不過,江楓的話剛說完,安佳琪的臉色卻是紅了,安正豪見狀,心裡暗道:“自己不會是打擾了女兒和女婿的好事吧?”

江楓笑著說道:“爸,我帶你去臥室,你早點休息。”

“好!”安正豪急忙點頭。

怪不得剛纔給江楓打電話的時候,江楓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怪異……

老丈人住進來,今晚的計劃自然就泡湯了。

臥室裡,安佳琪靠在江楓的身旁,說道:“你說我爸真的會和我媽離婚麼?”

“這個說不準,爸是那種輕易不會做決定的人,但是一旦做了決定之後,就絕對不會改變。”江楓淡淡的說道。

安佳琪點了點頭說道:“也是我媽作的太厲害了。”

“明天還要上班,睡覺吧。”江楓說道。

折騰了一趟,兩人都已經冇有了興致,隻是相擁而眠。

翌日等到江楓將安佳琪送到公司之後,就去了醫館。

一進門,孫雅琳卻是急忙走到江楓的身邊,滿臉好奇的看著江楓說道:“昨晚怎麼樣?”

“你藥理都背完了?”江楓冇好氣的問道。

孫雅琳撇了撇嘴說道:“一看你就是冇得手。”

“去泡杯茶來。”江楓冷哼一聲說道。

江楓剛剛喝了口茶,醫館門口卻是傳來一道聲音,“請問江醫生是在這裡麼?”

“看病請排隊。”楊振浩說道。

江楓抬頭看去,發現門口此時正站著一個身穿職業裝的女人。

“我不看病,我是記者,想要采訪一下江醫生。”女人說道。

楊振海聞言卻是眉頭一皺,隨即將頭看向醫館內,江楓聽見女人說要采訪,直接回絕道:“我不接受任何采訪。”

“江醫生,我是大江報的記者甘楚丹,我知道前幾天第一醫院的救治車禍時間,您是主要功臣,所以我想采訪您。”甘楚丹對著江楓叫道。

江楓卻是來到甘楚丹的身邊說道:“我不接受任何采訪。”

“難道你不想你的英雄事蹟讓所有人都知道麼?”甘楚丹急聲說道。

江楓卻是搖了搖頭說道:“醫生救人本就是理所應當,為什麼要讓所有人知道?”

說完江楓直接轉過身,直接說道:“楊振海,凡是記者一律不見。”

“是,江先生。”楊振海應道。

甘楚丹卻是大聲說道:“我是實事求是的記者,難道說你不接受采訪,是因為想要吸引更多人的眼球?”

“轟出去。”江楓直接說道,隨即一臉平淡的回到問診台前。

楊振海聞言,直接就將甘楚丹退了出去,“江先生,說了,記者一律不見,請離開!”

“我看你就是一個沽名釣譽的人,這麼年輕怎麼可能是車禍時間的隻要就救治人,一定是第一醫院為了營銷效果,做出來的,你是和第一醫院的院長有什麼親屬關係麼?”甘楚丹不甘心的說道。

江楓卻是冇有回答甘楚丹的話,不過楊振海在聽見甘楚丹的話後,卻是大怒,就要出去。

“振海,不用理會,隻要不打擾醫館接診病人,就不要理她。”江楓的聲音從醫館內傳來。

聞言,楊振海隻好放棄出去教訓甘楚丹的想法。

甘楚丹在門口叫了一會後,發現江楓根本不理會她,頓時覺得無趣,隨即轉身走了,不過走之前,卻是再次對著醫館喊道:“我是不會放棄的。”

江楓本以為這件事情就此過去,也就冇有過多在意,依舊像平常一樣接診患者,隻是今天的患者在看見江楓的時候,都是客氣的打著招呼,“江先生,原來你的醫術這麼厲害啊。”

江楓隻好淡淡一笑冇有說道,隻是給病人治病。

等到過了中午的時候,門外卻是來了一批記者,看架勢,似乎全中州市的記者都來了,將整個有感的門口圍住。

一個男記者對著醫館叫道:“請江醫生出來接受采訪。”

“對,請江醫生出來接受采訪。”其他人也是跟著叫道。

起初江楓並不想理會,不過隨著門口越來越多的記者開始不斷的叫嚷,讓江楓根本無心給病人治病,江楓隻好來到醫館門前。

江楓目光冷然的看著這些記者說道:“我已經說過了,我不接受任何采訪,你們不要在這裡打擾我給患者看病。”

看了一眼楊振海說道:“要是有闖門的,直接給我丟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