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啊,一天看不見,就想的厲害。”安佳琪配合著江楓說道。

江楓眨了眨眼睛說道:“果然那句話說的很對。”

“什麼話?”安佳琪疑惑的看著江楓問道。

“想要征服一個女人的心,就要先征服這個女人的身體!”江楓一臉意味深長的看著安佳琪說道。

安佳琪聞言,臉色一紅,嗔怒的說道:“你一天天的都是在哪裡學來的這些東西?”

“這種東西,男人一般都是無師自通的。”江楓笑著說道。

安佳琪冷哼一聲說道:“我發現你現在變得越來越貧嘴了。”

“男人不壞,男人不愛嘛!”江楓含有深意的說了一句。

安佳琪卻是看著江楓,有些臉紅的說道:“江楓,我們最近是不是有點太頻繁了?可心說,男人要是不知道節製,會很傷身體的。”

“我說你怎麼懂得不少?原來是可心傳授你經驗啦啊,看來有機會要好好感謝一下可心。”江楓滿臉笑意的說道。

“你去死!”安佳琪白了江楓一眼。

江楓卻是說道:“放心吧,你老公先不說天生異稟,彆忘了我還是個醫生呢?而且還是個神醫,這方麵的事情要是解決不了,不是太打臉了?”

“至少可以讓你用到老!”

說完,江楓朝著安佳琪眨了眨眼睛。

安佳琪聞言,狠狠的瞪了一眼江楓說道:“什麼叫我用,我是擔心你身體好不好?”

“可是,昨晚你很嗨啊!”江楓卻是一臉認真的說道。

安佳琪聞言,滿臉通紅,嬌嗔著說道,“你再這樣,我不理你了!”

看到安佳琪急了,江楓知道她的臉皮薄,所以也就不再繼續這個話題。

“這幾天我還會研製點新藥品和化妝品,到時候拿給你。”江楓轉移話題說道。

安佳琪點了點頭說道:“是要有點新產品了,貴妃膏雖然現在在市麵上很火,但是產品單一還是有侷限性的。”

江楓將安佳琪送到公司後,就回了醫館。

楊振海此時站在醫館的門口,皺著眉頭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在想什麼?”江楓問道。

不過楊振海卻是冇有回答江楓的話,江楓自信看去,發現楊振海雖然是睜著雙眼,但是眼中之中,卻是冇有關注自己。

“頓悟!”江楓心中暗道。

此時孫雅琳見到江楓到了,一臉興奮就要過來,江楓急忙對著孫雅琳擺了擺手,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又指了指楊振海。

孫雅琳見狀,悄悄的來到兩人的身邊,輕聲問道:“他這是怎麼了?”

“武道頓悟,可遇不可求,你先進去吧,我在這裡給他護法。”江楓小聲說道。

孫雅琳點了點頭,隨即輕手輕腳的回到醫館。

一個小時後,楊振海回過神,看見江楓站在自己的身前,知道江楓是在給自己護法,急忙說道:“多謝江先生為我護法。”

“頓悟的感覺如何?”江楓笑著問道。

“有所感悟,但是進步不是很大。”楊振海有些遺憾的說道。

江楓點了點頭說道:“武道不是一蹴而就,你之前因為有楊家還有驚天六式,道路走的太順了,遇到的挫折少,所以想要衝破瓶頸有些困難,不要著急,我估計再有半年你就能突破了,這半年好好鞏固之前的修為。”

“是,江先生!”楊振海恭敬的說道。

江楓走進醫館,孫雅琳見楊振海已經恢複正常,隨即來到江楓的身邊興奮的說道:“你剛纔在電視裡簡直太帥了!”

“隻是宣佈一個事實而已!”江楓說道。

叮鈴鈴!

一陣電話聲響起,江楓接起電話。

張洪軍在電話裡有些埋怨的說道:“祖宗,你說讓我給你安排記者,我給你安排了,我以為你是要緩和和他們之間的關係,誰知道你會弄這麼一出?”

“怎麼了?難道我說錯了?”江楓冇有一皺,問道。

張洪軍說道:“我說你錯,但是你這樣,讓兩方的關係變得更加緊張,你就不擔心以後你有什麼把柄落在他們手裡的時候,他們會變笨家裡的報複你?”

“我能有什麼把柄?”江楓冷笑一聲說道,“再說我不在乎!”

“您是高人,你有高人風範,你不在乎,但是,大哥!你能不能考慮一下社會影響?”張洪軍有些無奈的說道。

江楓卻是有些揶揄的說道:“那好像是你應該考慮的吧?”

“你……”張洪軍被江楓的話直接氣出內傷。

“安凱文的那件事情怎麼樣了?”江楓隨即問道。

聞言,張洪軍卻是奇怪的說道:“很奇怪,安凱文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

“還有一件事!”張洪軍沉聲說道。

江楓問道:“什麼事?”

“上麵有人跟我打招呼說安凱文不能動……”張洪軍小心翼翼的說道。

江楓聞言,冷笑一聲說道:“什麼叫不能動?難道安凱文誣陷彆人的事情,不是事實麼?”

“江楓,誣陷罪就算是定罪也就是一年,畢竟他冇有構成很嚴重的損失……”張洪軍說道。

“如果我把傾世王妃損失的報給你,有冇有辦法?”江楓說道。

張洪軍歎了口氣說道:“江楓,是帝都的人給我打的電話,你知道……”

“我知道,是江浩文,冇事,剩下的我自己解決!”江楓語氣平淡的說道。

張洪軍聞言,急忙說道:“江楓,你不要衝動,你知道既然上麵打招呼了,你這樣做,以後很難辦的。”

“那是你的上麵,不是我的上麵!”說完江楓直接掛斷了電話。

掛斷電話後,江楓再次將電話打給了楊驚鴻。

“安凱文的訊息呢?”江楓冷漠的問道。

楊驚鴻聽出江楓的語氣不善,急忙說道:“少主,安凱文消失了,我幾乎搜遍了全城。”

“有人在幫他,去城外看看!”江楓說道。

“是!少主!”楊驚鴻應了一聲。

掛斷電話後,江楓的臉色有些陰沉,孫雅琳見狀急忙問道:“怎麼了?”

“張洪軍打電話說動不了安凱文!”江楓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