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你們不願意?”

看見江家眾人的樣子,老祖宗冷哼一聲。

江家的眾人隨即看向一旁的江浩文,心裡都是罵道:“江浩文好狠啊!”

眼下大家都知道江家的資金鍊出現了問題,江浩文四處在搞錢,但是因為有其他八大家族的人蔘與,所以無論是帝都的小家族還是銀行都不敢借錢給江家。

所以江浩文就想到了,要從江家的這些人身上搞錢的想法。

看著下麵江家人看著自己仇視的眼神,江浩文卻是滿不在乎,這些人他早就想清理掉了,隻是在清理掉錢還可以廢物利用一下。

所以,昨晚他纔會找到老祖宗商量這件事。

而老祖宗也知道江家現在遇到的困難,索性也就答應了江浩文的請求。

“老祖宗,讓我們安全也不至於用這種方法吧?”下麵一箇中年人說道,這箇中年人是江浩文的二叔,一直以來都不參與江楓和江浩文之間的爭鬥,隻是默默的在江家撈好處生存,他的子女也被他送去了國外。

所有的資產其實也早就轉移到了國外,所以他現在纔敢第一個人說話。

“老二,你是對我的決定不滿麼?”老祖宗見有人膽敢反對自己,有些生氣的說道。

江浩文的二叔卻是說道:“媽,我不是對你不滿,我是對江浩文不滿,這些年他用江家的也不少吧?為什麼現在江家遇到了危機卻是讓我們掏錢,還是用這種方式。”

江家的中年人見又人零頭,也是附和著說道:“是啊,要說撈好處,江浩文比我們撈的多吧。”

“就是,現在江家被他折騰的出現了問題,就想要在我們身上弄錢。”

“說的就是,有本事去和另外那七大家族爭啊?”

老祖宗見下麵的人炒的一窩蜂一樣,大聲說道:“放肆!浩文現在是江家的家主,難道你們就這麼和家主說話,還有質疑家主麼?”

“家主?老祖宗這話不對吧?江浩文這個家主是怎麼來的,大家都心知肚明,而且我還聽說楓少爺其實根本就冇有死,當年的事情也是另有隱情!”一個江家的青年說道。

江浩文看了一眼說話的青年,冷哼一聲說道:“江玉龍,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當年的事情早有定論,證據確鑿!還有!現在是在談論你們的事情,你扯上江楓乾什麼?”

“反正我不交!”江玉龍冷聲說道:“要交大家一起交,再說憑什麼?隻要你江浩文把這些年在江家貪墨的錢財拿出來,我們這些人一定交。”

“江玉龍!你在質疑我!”江浩文冷聲說道。

江玉龍卻是嗤笑一聲說道:“我從來就冇有相信過你,談何質疑!”

“老祖宗,我覺得是時候請楓少爺回來了!”此時三叔走上前,淡淡的說道。

江浩文看著站在下麵的三叔氣急敗壞的說道:“三叔,你搞清楚現在不是在說這件事情,而是你們將這些年從江家拿走的錢的事情!”

“我自認為這些年兢兢業業,從來冇有多拿過江家一分多餘的錢,你讓我拿什麼?”三叔冷笑著說道,隨即一臉淡然的看著江浩文說道:“小少爺,這三年看出來一件事,就是你根本不適合做江家的家主,所以還是請楓少爺回來吧。

江浩文滿臉怒氣的看著三叔說道:“三叔,你倒是打的好算盤,不過你應該清楚兩點,第一江家現在還冇倒。第二江楓是被感觸江家的!”

“所以我是在問老祖宗,不是在問你!”三叔淡淡的說道。

江家老祖宗靜靜的看著三叔,良久才說道:“老三,這麼多過去了,你一直都不說話,今天開口說話,難道還不能叫我一聲娘麼?”

“老祖宗,現在是江家的家族會議,一切都要守規矩,講尊卑!”三叔兩眼目視前方,淡淡的說道。

老祖宗看了三叔一眼,說道:“讓江楓回江家的事情,暫時先不要說,所有人按照浩文交的資料,明天前把錢不進公司,否則直接逐出江家。”

“唉,你冇有搞明白一件事情,現在不是江家讓不讓楓少爺回來,而是楓少爺願不願意回來。”三叔說道,直接出了安家老宅的客廳。

出了客廳的三叔卻是直接打給了江楓。

“楓少爺,江浩文黔驢技窮了!”隨後三叔將剛纔發生的事情告訴了江楓。

試衣間外的江楓拿著電話,淡淡的說道:“我知道了,三叔,你最近要多注意安全,以江浩文的性格,他可能會去找你的麻煩。”

“我知道,不過現在他應該冇時間顧上我,因為另外七家估計要發起總攻了。”三叔嗬嗬笑著說道。

對於他來講,江家隻要江楓在,就不算倒。

現在的江家冇有了,楓少爺回來再建一個就是了。

掛斷電話,江楓看著從試衣間裡出來的安佳琪,笑著說道:“這套好看,就它了!”

不過安佳琪卻是來到江楓的身邊說道:“江楓,你醫館總要流動資金的,我已經買了很多衣服了,這套不要了。”

“開始為我省錢了?不用為我擔心,我的錢夠用!”江楓笑著說道,隨即對著導購員說道:“麻煩包起來。”

開玩笑,三叔給江楓的那張卡裡,可是最近三年的所有公司的錢!

一箇中州的旭華就已經是年產值幾百億了,所有的……

安佳琪看著江楓去付款的樣子,心裡卻是想著,“難道江楓還冇有在安家三年受的委屈?報複性消費?給自己買東西?”

等到江楓付過款後,兩人漫步在商場的通道上,安佳琪輕聲問道:“江楓……”

“怎麼了?”江楓疑惑的看著安佳琪說道。

安佳琪猶豫了片刻還是說道:“江楓,你是不是還在生那三年的氣?”

“嗯?佳琪,你為什麼會這麼想?”江楓有些意外的看著安佳琪。

安佳琪歎了口氣說道:“我記得,當時我好像罵我你,說你連給我買衣服的錢都冇有……你今天給我買這麼多衣服……”

“佳琪,想什麼呢?難道在你心裡我就是這麼小氣,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我們現在都已經這樣了,你覺得我還會慪氣麼?今天就是單純的給你買衣服,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是多多提出來逛街的。”江楓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