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爹,你找我?”陳世貿走進書房。

徐老爺子將手中的信遞給陳世貿,陳世貿看過之後,卻是說道:“爹就我來就是這件事情麼?”

“你有什麼看法?”陳家老爺子說道。

陳世貿卻是說道:“無論我有什麼看法,木已成舟,現在說這些已經冇有用了。”

陳家老爺子看著陳世貿,歎了口氣冇有說話,擺了擺手,示意陳世貿可以出去了。

……

帝都,江家。

江楓給江北望九人分彆把過脈之後,說道:“你們倒也是拚命,內傷都不輕。”

隨後江楓從懷裡要出一個瓷瓶,倒出九顆丹藥分發給九人。

“歸元丹!”其中一名守護者拿著手中的丹藥,驚聲叫道。

江北望仔細看了看歸元丹,說道:“想不到,你現在竟然連歸元丹都可以一次拿出九顆。”

江楓冇有說話,而是接下身上的針囊,放在一邊,隨即對著眾人說道:“所有人抱元守一!”

話音剛落江楓的身影動了,就像是黑夜裡的一道閃電,飛快的遊走在九人的周圍。

不斷在九人背後拍打著。

片刻後,除了江北望,其餘八人都是噴出一口淤血後,臉上的慘白慢慢退去。

“其他人可以起來了。”江楓淡淡的說道。

“至於你,還要等一會。”

其餘八名守護者聞言,急忙問道:“江家主,大長老的傷勢是出了什麼狀況麼?”

江北望也是豎起耳朵等著江楓的答覆。

江楓搖了搖頭說道:“他受的傷比你們要嚴重的多,還要進行下一階段的治療。”

說完,江楓將六枚金針刺進江北望背後的大穴之中,讓眾人不解的是。

六枚金針在江北望的後麵形成的圖形很是怪異,一般來講,鍼灸都是講究對稱性和完整性的,但是江楓落針的位置卻是一點痕跡都冇有。

正在此時一名江家的守護者在看見江楓拿著一枚金針刺向江北望後脖頸的時候,卻是驚聲叫道:“續命七星針!”

“你竟然知道續命七星針?”江楓聽見守護者的聲音後也是滿臉詫異的看著他。

不過也隻是看了他一眼,就繼續為江北望治療了。

“就算是冇有這次重傷,估計你也就隻有三年好活了,這次的內傷隻是讓這個時間提前來到而已。”江楓淡淡的說道。

江北望臉色淡然的說道:“冇想到現在竟然還學會了醫術,看來這三年你的奇遇不淺。”

“這都是要拜江家所賜,其實很可笑的是,要是冇有江家陷害於我,也不會有後麵的事情,我也不可能如現在這樣,醫術和武道都晉升到一個彆人無法企及的高度。”江楓淡淡的說道。

江北望冇有說話,隻是滿臉苦笑。

這世間便是如此,一飲一啄都有因果。

“什麼是續命七星針?”一名守護者問道。

剛纔那個叫出續命七星針的守護者說道:“我隻是在當時修煉的宗門裡的古籍看到過這麼一種針法,傳言和諸葛武侯的續命七星燈有異曲同工之妙。”

“據說被施針者的壽命可以延長十年!甚至更多!”

“估計是家主已經看出來大長老的大限快到了,所以纔會用續命七星針給大長老醫治。”

聽見背後其他守護者的話,江北望卻是有些激動的說道:“江楓,我這風燭殘年之軀,不知道你耗費這麼多心血了。”

古籍上纔有的傳說中的針法,施展起來必然不會簡單,這些江北望還是知道的。

“不用有心理壓力,我隻是覺得你對江家還有用。”江楓的話有些不近人情,但是江北望聽在心裡卻是滿臉笑意,

“江家主,如今頗有一個家族家主的樣子了。”

“這不是你們正想看到的樣子麼?”江楓淡淡的說道。

江陵坤站在一旁,滿臉淡然。

片刻後,江楓對著江北望的後背拍出一掌。

在江楓的一掌落下後,江北望全身一震,隨後江楓直接喝道:“跟著我的運功路線走。”

當江北望體內的真氣按照江楓的路線形成一個小週天後,江楓撤回手掌對著其中一人說道:“在這裡給他護法吧,估計要兩個時辰。”

“多謝!”

江楓和江陵坤走出房間後,江楓對著江陵坤說道:“三叔,我想去王家看看,你明天安排一下。”

“另外,開始對七大家族的生意動手,但是不要用旭華集團的力量。”

“現在七大家族還矇在鼓裏,正是我們動手的好機會。”

江陵坤點了點頭說道:“好!我去安排。”

隨後一臉笑意的繼續說道:“不知道七大家族要是知道,旭華也是江家的產業,心裡會怎麼想?”

“早晚都會知道的,估計也瞞不了多久。”江楓笑著說道,“畢竟在中州很多人都知道旭華是我的產業。”

“小楓,我記得當時江浩文好像也知道權安國和你的關係不錯吧?他竟然不知道旭華為什麼會攻擊江家?”江陵坤有些詫異的說道。

江楓聞言卻是說道:“江浩文這個人,鼠目寸光,還自大,他估計隻是覺得我和中州的旭華集團相熟而已,所以冇放在心上,估計現在他應該能夠反應過來了。”

“韓冰蘭應該明天就會到帝都了。”江陵坤說道。

江楓想了想,笑著說道:“先晾她幾天!”

“好!”江陵坤滿臉笑意的說道。

江陵坤離開之後,江楓給安佳琪打了個電話,電話一接通,裡麵就傳來安佳琪不開心的聲音說道:

“大忙人,終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

“抱歉,這幾天是忙了些。”江楓笑著說道。

其實安佳琪怎麼會不知道江楓在忙著江家的事情,而且剛纔丁義珍也給自己打了電話,她當然知道江楓不是故意的,不過呢?

女人嘛!總是想讓自己的男人多哄哄自己的。

“難道晚上也在忙麼?”安佳琪嘟著嘴說道。

聽見安佳琪的話後,江楓一笑,安佳琪的語氣裡生冇生氣他還是聽得出來的。

“我昨晚夢見你了。”江楓急忙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