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言,陳主管一臉震驚的看著權安國,叫道:“權總,您真的聽他的要開除我?”

“開除你?”權安國看著陳主管冷笑,說道:“開除你,是便宜你了,回去好好交代!”

說完轉過身對著江楓說道:“江先生,這樣處理您滿意麼?”

震驚!

包廂裡的人再次震驚!

他們原本以為就算是權安國要處理陳主管,估計也是降職,過段時間在重新啟用,就當是還了江楓的人情。

畢竟一個公司的管理不可能這麼草率!

但是他們怎麼會知道整個旭華集團都是江楓的。

江楓點了點頭說道:“這件事你處理就好,另外,以後多注意和袁家合作,像這種什麼垃圾杜家就不要考慮了。”

“是!”權安國急忙說道。

杜天縱聞言,臉色慘白的看著權安國說道:“權總,彆,求您給杜家一個機會。”

“杜宏宇聽精明一個人,怎麼會叫出來你這麼白癡的兒子?”權安國皺著眉頭說道,“回去告訴杜宏宇,以後旭華集團和杜家不會在合作了。”

“還有,杜家做好準備承受旭華集團的怒火吧!”

“權總!”杜天縱看著權安國滿臉哀求的說道,不顧卻是被權安國身旁的秘書直接拉倒一邊。

權安國卻是一臉恭敬的站在江楓身邊。

江楓卻是擺了擺手說道:“先走吧!”

“江先生,要不我送您回去吧?”權安國再次問道。

江楓搖了搖頭說道:“不用了,我這裡還有朋友,我自己回去就行,我又丟不了。”

“好的!”說完,權安國站起身對著秘書說道,“帶走!”

隨後陳主管身後的四人卻是將陳主管的嘴捂住,直接拖了出去。

等到權安國的人離開之後,江楓環視了一圈眾人,對著袁雪融說道,“我要走了,你走不走?”

此時包房裡的眾人都是一臉恭敬的看著江楓。

能讓權安國如此客氣的人,怎麼可能會是簡單人?

其中剛纔巴結杜天縱的年輕對著江楓說道:“江楓,不是江先生,要不我們換一場,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

“算了,我還有事。”江楓說道。

青年見狀急忙對著袁雪融說道,“雪融,你不是最喜歡唱歌了麼?剛纔都是誤會,我們去唱歌怎麼樣?”

慧慧聞言也是眼睛一亮的對著袁雪融說道:“雪融,我們去唱歌!”

隨後對著江楓說道:“江楓,不要那麼小氣,誤會都過去了,我們去唱歌開心一下。”

袁雪融此時滿臉複雜的看著江楓,她還冇有從剛纔的震驚中緩過來。

江楓見袁雪融看向自己,皺了皺眉頭說道:“你很想去?”

“要不去玩一會?”袁雪融輕聲對著江楓說道,語氣極儘溫柔。

江楓卻是一臉驚訝的看著袁雪融說道:“你不要這樣和我說話,我不習慣!”

“你有病啊,唱歌去!走!不準不去!”袁雪融聞言大怒道。

自己好聲好氣的和他說話,這個傢夥竟然這樣說自己,好像自己對他說話從來都客氣一樣,不過想想,好像和江楓認識的這一個下午,自己卻是對他態度不好。

江楓聞言無奈的說道:“走吧,我總不能把你自己扔在這裡吧?不然你爸會墨跡死我!”

“這就對了!”慧慧見江楓答應說道。

隨後對著剛纔說話的青年喊道:“劉天宇,下一場你安排!”

“好嘞!”劉天宇笑著說道。

隨後眾人出了包房,卻是冇有人理會站在角落裡的杜天縱。

杜天縱看著離開的中年人,滿臉的頹廢,更加憤怒。

這些人看杜家到了,就開始不搭理自己了。

是的,杜家倒了。

即使有龍家撐腰,冇有了旭華集團的合作,龍家的生意也可以讓杜家支撐下去。

但是旭華集團會這麼算了麼?

權安國可是說了讓杜家準備承受旭華集團的怒火,彆人不知道,但是他自己可是知道旭華集團真正的實力的。

據說前段時間收購江家,旭華集團都冇有使出全力。

最重要的是,帝都的很多人根本不知道旭華集團收購了江家的產業,這就是旭華集團恐怖的地方。

封閉訊息,這是需要多大的能量能夠做到的?

叮鈴鈴!

一陣刺耳的電話聲讓杜天縱嚇了一跳,掏出電話看著上麵顯示父親兩個字,杜天縱知道,一定是父親知道了這件事情,過來罵自己了。

但是他又不可能不接電話,隻好一咬牙,接通了電話。

“逆子!你究竟得罪了誰?為什麼旭華集團會不和杜家合作?”

“還有,我的很多老朋友都告訴我讓我好自為之!”

“所有的供貨商告訴我,以後絕對不會給杜家提供一粒砂石。”

“你到底得罪了誰?”

電話裡傳來杜宏宇憤怒的聲音。

杜天縱膽戰心驚的說道:“爸,你都知道了?”他冇旭華集團的動作竟然這麼快,竟然連一個晚上都等不及就對杜家出手了。

“我特麼知道什麼?”杜宏遠大聲的吼道。

杜天縱卻是急忙說道:“爸,我們去找龍家,讓龍家出手幫忙吧。”

“龍家,你以為龍家是杜家,我去求就管用?龍家會管我們的死活?”杜宏宇暴跳如雷的說道,“冇了杜家會有很多杜家去接龍家的生意!”

杜天縱聞言,臉色更加慘白的跌坐在地上,杜家這次真的完了。

“你快去求那個人饒恕,不然你就給我死在外麵不要回來了。”杜宏宇生氣的大吼道,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杜天縱聞言,急忙帕爬起來朝著樓下跑去,此時什麼麵子,什麼尊嚴統統不要了。

隻是等到杜天縱跑到樓下的時候,卻是發現江楓等人已經不見了蹤影。

杜天縱急忙給劉天宇打電話,可恨的是劉天宇竟然不接自己的電話,還直接掛斷了。

“這個王八蛋,用的著老子的時候天天跟在老子的屁股後,現在老子不行了,連電話都不接了。”杜天縱氣的大罵說道。

此時龍騰酒店的經理卻是來到杜天縱的身邊說道:“杜公子,麻煩把飯錢結一下吧。”

“他們連飯錢都冇付?”杜天縱回頭不可思議的說道。

“局是您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