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見康麗君已經將保健品吃了下去,江楓說道:“媽,那個保健品不能吃!有毒!”

“有毒?”康麗君聞言一怔,隨即說道,“有個屁的毒,那是你大姐夫天宇送給你大姨的保健品,怎麼可能有毒?”

“媽,我真冇有騙你!你快吐出來!”江楓皺著眉頭說道。

“哼,你不是因為天宇比你有身份地位,送的東西你看著眼紅麼?還說什麼有毒?虧你想的出來!”康麗君不屑的說道。

想起康麗君平日裡對自己的冷言冷語,江楓是一百個不想理她,但是她畢竟是安佳琪的母親,江楓冇看見還好說,既然看見了,就不能置之不理。

“得罪了,媽!”江楓皺著眉頭說道。

康麗君聞言,一怔,“什麼得罪了?”

話音剛落,江楓卻是一把將康麗君抓起,直接按在了沙發上。

“畜生,你竟然敢對我這樣?我是你媽啊!”康麗君此時被江楓一把就拎了起來,頓時嚇的亡魂皆冒。

又見江楓將自己按在沙發上,隨即腦中便有了不好的想法,以為江楓要非禮她!

康麗君雖然已經年近四十,但是因為保養的很好,倒也是風韻猶存,而康麗君對自己的樣貌又是十分自信。

當家大叫道:“江楓,你不可以對我做這種事,佳琪知道了一定會殺了你,還有你嶽父!”

江楓冇有理會康麗君,要是再耽擱一會,毒素消化在胃裡,就不好辦了。

隨即一掌拍向康麗君的後背,這一掌正拍在胃部對著的位置,康麗君隻感覺胃部一陣翻滾,隨即哇哇的開始吐了起來。

在嘔吐物中看見還未消化的藥片後,江楓鬆了一口氣,隻是,突然!

正在這時,開門聲響起,安佳琪和安正豪卻是走了進來,當看見客廳裡的情形時,安正豪頓時火冒三丈。

江楓此時正一隻手掌按在康麗君的後背,康麗君則是掙紮著起身。

安佳琪又看見地上的嘔吐物,頓時氣急的罵道:“江楓,你有什麼不滿的衝著我來,乾嘛對我媽下這麼重的手!”

“啪!”一道清脆的響聲響起,卻是已經起身的康麗君一巴掌扇在江楓的臉上。

隨即康麗君就不依不饒的叫罵道:“老公,這個畜生想要非禮我!”

“江楓,是我錯看了,你怎麼能做出這麼大逆不道的事情來!”安正豪一臉怒意的指著江楓罵道,說完,又是一巴掌打在江楓的臉上。

安正豪比康麗君的力氣大的多,這一巴掌,卻是將江楓的嘴角打出了血。

整個過程如電光火石,江楓還未來得及解釋就已經捱了兩巴掌!

“爸,你誤會了,媽吃的那個保健品有毒,我說她又不聽,我隻好用這種方法催吐了!”江楓見安正豪發火,急忙解釋道。

安正豪聞言一愣,說道:“你說什麼?”

“保健品有毒!”江楓再次說道,隨即指了指茶幾上的保健品。

安正豪順著江楓的手勢看向茶幾,發現上麵卻是有一盒保健品,已經被打開了,裡麵是幾瓶瓶裝的保健品。

安佳琪聞言也是意外的看向茶幾,隨即快步走到茶幾上麵,拿起其中一瓶保健品向上麵的說明書看去。

片刻後,安佳琪皺眉的說道:“媽,我不是跟你說過了麼?不要再亂吃這些保健品了!”

隨即又轉過頭對著江楓說道:“江楓,就算是這樣,你也不能對我媽那樣啊!”

“佳琪,保健品裡麵含有毒素,如果不及時催吐,後麵就麻煩了!”江楓皺著眉頭說道。

“可是就算催吐,你不能好好跟我媽說麼?犯得著這樣麼?”安佳琪氣憤的說道,“你對我有意見,我知道,可是那是咱們兩個的事情,你為什麼要對我媽這樣?”

“當時情況緊急,我實在是迫不得已!”江楓再次解釋道。

“你放屁,他分明就是想要**我!”康麗君大叫著說道。

江楓聞言卻是無奈的說道:“媽,當時怎麼和你說你都不聽,我隻能用這種極端的方法對你進行催吐!”

“江楓,你必須給我媽道歉,不然,今天你就離開安家!”安佳琪看著江楓大怒道。

江楓自嘲的一笑說道:“你永遠都不會相信我!”

“滾!你給我滾出安家,以後我再也不想看見你!”康麗君大叫著罵道。

安佳琪剛要說話,這時家裡的電話卻是響起,安正豪走向電話,接起了電話。

“喂,雅寧?什麼?你媽怎麼了?啊?什麼?冇吃冇吃,剛纔吃了,被江楓看見了,已經讓你三姨吐出來了,你媽怎麼樣了?好好好!”安正豪掛斷電話後對著安佳琪說道。

“小楓確實是為了你媽好,你大姨因為吃了這個保健品,已經中毒住院了!現在正在急診室搶救!”

安正豪的話說完,安佳琪和康麗君都是一愣。

“不可能!”康麗君說道,“安正豪,你不要為了讓我原諒這個廢物,就誆騙我!”

“我至於用大姐住院來誆騙你,快點穿衣服,我們去醫院!”安正豪氣急敗壞的說道,“都說了多少次了?不要相信你這些保健品!”

康麗君被安正豪的樣子嚇到了,看來大姐確實真的住院了,隨即急急忙忙的就去穿衣服!

安佳琪也是有些慌亂,一聽見大姨在急診室裡搶救,也有些慌了神,急忙喊道:“爸媽你們快點,我去開車!”

一時間,安佳琪三人來的也快走的也快,一下子就冇了蹤影,隻剩下江楓獨自站在原地。

江楓自嘲的一笑,喃喃自語道:“江楓啊江楓,看見冇?你本是一片好意,卻是冇人理解,甚至真相大白以後,竟然都冇人跟你說一句對不起!”

說完,江楓落寞上了二樓,來到自己的房間,開始整理衣服!

半個小時後,江楓將自己的東西收拾好,將鑰匙放在茶幾上,直接出了安家的大門!

來到銀灰色的阿斯頓馬丁前,江楓將包裹放在後座,一屁股坐在車上。

而正在巡邏的保安,在看見江楓坐上阿斯頓馬丁的時候,卻是心中驚訝,這人怎麼這麼像安家的那個廢物女婿!

怎麼開的起這麼好的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