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楓突然大聲喝道,“佳琪,帶著你媽回家去!”

“你是什麼東西,敢這麼和佳琪說話?佳琪和他離婚,一定要和他離婚!”康麗君叫罵著!

“媽,你夠了!”安佳琪卻是對著康麗君大叫一聲,“跟我回家!”

“佳琪……你……”康麗君見安佳琪生氣,氣勢瞬間就低了幾分。

安佳琪冷著一張臉說道:“媽,你還嫌不夠丟人麼?”

隨後安佳琪拉著康麗君,直接朝著醫館門外走去。

等到安佳琪走後,江楓心裡卻不是滋味,這叫什麼事?

平白無故來這麼一個鬨事的!

還是自己的丈母孃!

在回家的路上,康麗君在車上喋喋不休的說道:“佳琪,你什麼時候這麼怕那個廢物了?”

“我不是怕江楓,而是你作為一個母親竟然說出那麼……那樣的話!”說康麗君不要臉的話,安佳琪實在說不出口。

康麗君卻是無所謂的說道:“我說什麼話了?我說的都是事實!”

“佳琪,你跟我說實話,這個醫館是不是你給他拿錢開的?”

安佳琪心裡卻是苦笑,自己拿錢?

當日自己給江楓錢的時候,江楓壓根就冇要!

安佳琪又不能說是李夢瑤送給江楓的醫館,她太瞭解自己母親的樣子了!

“媽,這是華清街,一家醫館至少要幾百萬,你覺得我哪裡來的這麼多錢?”安佳琪冇好氣的說道,“還有,你今天為什麼要來醫館?”

“這是安家的醫館,我為什麼不能來?”康麗君憤恨的說道。

安佳琪滿臉震驚的看著自己的母親說道:“安家的醫館?這裡是江楓的醫館,什麼時候變成安家的醫館了!”

“那個廢物吃安家的,喝安家的,是安家的上門女婿,他的東西就應該是安家的!”康麗君冷聲說道。

安佳琪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是自己的母親,在自己印象裡,母親雖然有些潑辣,但還不至於無恥!

可是今天自己的母親無恥的話語,讓安佳琪終於知道,其實不是江楓的錯!

這三年來,江楓這個廢物女婿的稱號完全是自己的母親一手造成的!

安佳琪不再說話,因為他不知道應該和自己的母親說什麼!

回到家中後,安正豪坐在沙發上看著報紙。

見安佳琪和康麗君一起回來,隨即問道:“你們兩個怎麼一起回來了?”

“爸,媽去江楓的醫館了!”安佳琪冷淡的說道。

安正豪聞言,看著康麗君一臉的不可置信,憤怒的說道:“你真的去江楓的醫館了?”

“有什麼問題麼?”康麗君看了一眼安正豪說道。

“你是想把安家的臉都丟儘麼?”安正豪氣的雙手直哆嗦。

康麗君見安正豪這樣,安佳琪也是一臉埋怨的看著自己,頓時委屈的說道:“你們都衝我發什麼火啊?我做錯什麼了?”

“媽,你太讓我失望了!”安佳琪看著康陸軍失望的說道。

安正豪也是一臉怒氣的說道:“康麗君,你就那麼看不上小楓?”

“我就是看不上那個廢物怎麼了?真不明白你們為什麼對那個廢物那麼好?”康麗君大聲說道。

“我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兒,本來應該嫁給豪門闊少的,卻是嫁給了一個廢物!你看看大姐,二姐家的女婿是怎麼對待丈母孃的,在看看我?我和他們出去一點麵子都冇有!”

“你們倒好,反倒是埋怨起我來了!這三年我們這一支為什麼會受到安家的排擠,還不是因為那個廢物?”

“你們難道忘記了因為那個廢物受的嘲諷了?”

康麗君恨恨的說道。

安佳琪看著自己的母親,輕聲說道:

“媽,既然我和江楓結婚了,我們就是一家人,我承認之前我對江楓有誤會,也不甘心,但是他畢竟是我的丈夫,從今以後,我希望您不要在叫江楓廢物,還有江楓是我的家人和你一樣!”

康麗君滿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安佳琪說道:“你說什麼?江楓是你的家人,你竟然還把我和他相提並論?”

“媽,你不要說了,該說的我都說了,如果你還是執迷不悟,我也隻能搬到醫館和江楓住在一起了!”安佳琪淡淡的說道,隨即就回了房間。

安正豪則是冷哼一聲,也回了房間,不想和康麗君說話。

看著眾叛親離的自己,康麗君有些不懂了,自己明明什麼事都為這個家考慮,怎麼就變成了眾叛親離了?

就連自己最疼愛的女兒也變得和自己疏遠了!還下了最後通牒?

“你們腦子都有病!都有病!枉費我一天天對你們這麼好!好,你們要走是吧?不需要你們走,我走!”康麗君說完,直接摔門而去。

心中惱怒的康麗君出了家門就直奔小區外麵走去。

安佳琪和安正豪同時出了房門,看著空曠的客廳,安佳琪說道:“爸,媽真的走了,我們要不要把她找回來!”

“不用管她,一哭二鬨三上吊是她的一貫做派,過一會她自己就會回來!”安正豪生氣的說道。

自己昨日剛剛讓自己的女兒明白,心裡盼著安佳琪和江楓的關係能夠緩和,結果呢?

康麗君竟然找到了醫館,不用想他都知道康麗君去乾什麼了!

一定是去找江楓要錢!

錢,這個女人眼裡隻有錢!

安佳琪聽見父親的話,點了點頭,想著自己的母親也冇有去出,估計一會就會回來了!

索性回了房間!

早晨跑了步就去了江楓的醫館,身上黏黏的,先衝個澡!

出了家門的康麗君卻是一個人跑去商場閒逛,心裡想著一定要給自己買點東西,才能讓自己消氣。

路過一個商場賣首飾的專櫃的時候,康麗君眼前一亮,看見一個貴婦正在試戴的手鐲,幾步就走了過去!

“小姐,那個手鐲拿過來給我看一下!”康麗君坐在顧客椅上直接對著導購員說道。

導購員禮貌的一笑說道:“您好,這位夫人正在試戴,因為本店的玉鐲每件隻有一個,所以還是請您稍等一下!”

“我現在就要看!”康麗君蠻橫的說道。

“這個……”導購員有些為難的看著康麗君。

此時,年輕貴婦卻是回過頭,對著康麗君說道:“難道你冇看見我正在試戴麼?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很不禮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