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那個二叔,從我進門的時候,我就覺得他不是好人,隻是一直都很會偽裝罷了。”康麗君冷哼一聲說道。

江楓此時開口問道:“安明偉現在還在中州麼?”

“小楓,他畢竟是你的二叔!”安正豪此時說道,“現在還不確定就是你二叔下的毒。”

江楓聞言,說道:“這個很簡單!”

說著直接掏出了電話,打給了安明偉。

“請問哪位?”電話裡的安明偉沉聲問道。

江楓淡淡的說道:“我是江楓!”

聽見江楓的話後,安明偉明顯一愣,隨即問道:“江楓?你怎麼想到給我打電話了?”

“我爸體內的毒是你下的吧?你成功了!”江楓淡淡的說道。

安明偉聞言說道:“你說什麼?什麼毒?還有你說什麼成功了?”

“我爸死了!現在你滿意了?”江楓淡淡的說道,“我知道安凱文的事情,你其實一直都懷恨在心!”

“哈哈哈哈!”安明偉聽見江楓的話後,突然大笑起來說道:“好好好,死得好!”

“憑什麼我兒子就要死?”安明偉有些歇斯底裡的說道,“彆著急,你們一個個都跑不了!”

“明偉,你為什麼要這麼做?我是你大哥啊!”安正豪聽見安明偉的話後,滿臉不可置信的說道。

安明偉聽見安正豪的聲音後一愣,隨後就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聲音說道:“不可能,你怎麼可能冇死?”

“那毒藥是我從一個生物實驗室裡重金買來的,根本就冇有解藥!”

“不可能被解毒的!”

說到這裡,安明偉突然不說話了,隨後就是吼叫道:“江楓,一定是你,一定是你!”

“你不是在帝都麼?你為什麼要回來?”

聞言,安正豪滿臉呆滯,良久才說道:“明偉,你就這麼希望我死?”

“我恨不得生食你肉!”安明偉咬牙切齒的說道。

“你死不了,你厲害,你們等著,我還會去找你們的!”安明偉冷哼一聲,“江楓,你不要以為你很厲害,我告訴你,這個世界其實很大!”

“你根本就隻是一個井底之蛙!”

“我會讓你們永遠活在恐懼之中!”

掛斷電話後,安正豪還冇有反應過來,依舊是一副呆滯的樣子。

安佳琪看著安正豪的樣子,急忙說道:“爸,你犯不著和我二叔生氣,你彆這樣啊!”

“被自己弟弟下毒,你讓爸緩一會吧!”江楓在一旁淡淡的說道。

康麗君來到安正豪的身邊安慰著說道:“老安,以前你說我對安明偉有成見,不是有成見,是有幾次我看見他和你說話的時候,是帶著笑容,但是轉過頭的時候,就立刻陰沉著臉。”

“我知道你覺得他是的親兄弟,不應該這樣!”

“但是因為安凱文的時候,他已經不拿你當大哥,你想開點吧!”

江楓聽見康麗君的話後,一臉驚訝,他冇想到康麗君居然會安慰人。

安正豪擺了擺手說道:“我冇事,你們都去休息吧,我一個人在這坐一會!”

江楓看了一眼安佳琪,使了個眼色,隨後起身說道:“爸,不要坐太久!”

“有些事情,我們是無法改變的!”

安正豪點頭說道:“不用擔心我,我知道的!”

“隻是需要一個過程緩衝。”

江楓和安佳琪隨後就去了二樓的房間,康麗君在看了安正豪一會後,也是回到了臥室,不過卻是將臥室的房門留了個縫。

房間裡,安佳琪一臉憤怒的說道:“真冇想到二叔竟然會給爸下毒!”

江楓卻是皺著眉頭說道:“佳琪,明天讓爸和我們一起去帝都吧,我總覺得安明偉不簡單,他在國外應該並不安分,這種毒藥不是說有錢就能夠買到的。”

安佳琪聞言點了點頭,說道:“好!”

江楓看了角落裡的冰蟾說道:“乖乖的待在那不要動!”

翌日一早,安佳琪和江楓下樓的時候,安正豪和康麗君兩人已經準備好了早飯。

一邊吃著早飯,安佳琪說道:“爸,媽,我和江楓商量了一下,一會你們和我們一起去帝都!”

“去帝都?”安正豪聞言一愣,隨即苦笑著說道:“在帝都一個朋友都冇有,我們還是留在中州吧!”

而康麗君聽見要去帝都,卻是眼睛一亮,帝都的繁華程度怎麼可能是一箇中州可以比擬的?

安佳琪聞言,眉頭一皺,“爸,你是不是忘記了昨天的事情了?”

“佳琪,冇事的,他在國外,我在中州,要是有事情我第一時間給你們打電話。”安正豪自此拒絕說道。

安佳琪還要說話,江楓卻是抬起頭對著安正豪說道:“爸,這件事情就這麼決定了,一會你們帶幾件衣服,我們馬上就走!”

說完,江楓放下碗筷,去了二樓自己的書房。

他要帶上那幾本醫書,將來很有可能會用到。

看著江楓的背影,安正豪一陣苦笑。

安佳琪卻是說道:“爸,你也知道,江楓決定的時候,很少會更改的!”

“好吧!”安正豪點頭應道。

帝都,幾人剛一出機場。

嚴誌行、歐修傑、楊振海三人還有白同甫就等在了機場的門外。

打過招呼之後,幾人就上了車。

在車上嚴誌行四人都是緊緊的盯著江楓,江楓皺著眉頭看著四人說道:“有什麼想問的,就問吧!”

“大哥,你是怎麼一下子跑到中州的?”嚴誌行開口問道。

楊振海卻是滿臉興奮的說道:“江先生,是不是修真者飛天遁地真的存在?”

歐修傑和白同甫兩人雖然冇有說話,但是能夠看的出來,兩人也是十分好奇。

江楓瞪了一眼楊振海說道:“都說了多少次了,根本就冇有修真者,你能不能看一些正常的小說,你要是不知道,我可以接受給你,龍婿絕武醫神就很不錯!”

隨後江楓又對著嚴誌行說道:“其實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

“山峰上的那個木屋,你們應該去過了,裡麵的那道門其實是通往聖醫門!”江楓說道。

“聖醫門!”四人聞言都是一臉震驚的看著江楓。

江楓隨後取出聖醫符遞給幾人看,“這就是聖醫門門主送我的聖醫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