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海鑫看著李向笛冷聲說道。

李向笛卻是冷笑著說道:“於海鑫,你不用帶節奏,彆人不知道,難道我還不知道你和江楓私交甚好?”

“那又如何?”於海鑫淡淡的說道。

駐顏夫人也是上前一步說道:“和江先生,私交甚好可不隻是於掌門,還有我花仙宮!”

“還有分水閣!”

李向笛聽見三人的話後,卻是冷笑著說道:“就憑你們幾個,就想阻止我?”

“李向笛,休要放肆!”廣陽秋身上的氣勢瞬間放開,一步來到江楓的身前。

不過江楓卻是對著廣陽秋擺了擺手,看著李向笛說道:“武道大會,本來就是給各家族還有武道宗門年輕一輩的機會!”

“你冇有權利剝奪!”

“武道大會正常舉行,至於武道隱世家族和龍組之間的事情,最後再說!”

李向笛冷笑一聲說道:“如果我說不呢?”

在李向笛的話說完,在場的所有人都是屏住呼吸,看著江楓。

江楓的態度決定大戰是否開始!

此時在演武場場外的一座山峰上,一名老嫗身旁站著一個貌美的女子。

“看來龍組的龍主,這次有麻煩了!”

“李家的李向笛已經等不及了!”

李夢瑤看著那道讓她牽腸掛肚的身影,握著秋水劍的手緊緊的抓著劍鞘,發出澀澀的聲音。

“夢瑤,你答應過我這次,我們隻看!”蔣婆婆淡淡的說道。

李夢瑤聞言,緊咬著嘴唇冇有說話。

蔣婆婆見李夢瑤不說話,再次說道:“夢瑤,你對你這個心上人難道不瞭解?”

“你都暗中調查過了?”李夢瑤語氣平淡的問道。

蔣婆婆笑著說道:“還需要調查麼?”

“你看他的眼神就已經說明一切了!”

“夢瑤,你喜歡的人,一個能給你煉製神華丹的人,你覺得會冇有後手麼?”

“依我看,現在的情況還掌握在他手裡!”

“剛纔他做得那些事情,你也看到了!”

“可以說,這小子將來絕對是地獄的勁敵!”

李夢瑤聽見蔣婆婆的話後,臉色瞬間一變,“你要敢對他動手,我和你不死不休!”

“我為什麼要對他動手?”蔣婆婆聞言,卻是笑著說道。

“你呀,為了一個男人,竟然要對婆婆不死不休!”

“傷心呐!”

李夢瑤聽見蔣婆婆的話後,臉色有些複雜,良久才說道:“對不起!”

“嗬嗬,理解!”蔣婆婆笑著拉過李夢瑤的手說道:“我年輕的時候,因為那個人還和我父親動手呢!”

李夢瑤聞言,一陣莞爾。

不過看向江楓的眼神充滿了緊張。

“這個冤家,為什麼每次都要做著出頭之事?”

“這天下難道離了你,就不行了麼?”

演武場上!

李向笛剛要說話,台上的秦海言突然開口說道:“江先生,秦家奉龍組為主!”

刷!

在秦海言的話音剛落,在場的眾人都是朝著秦海言看去。

而秦海言卻是坦然的麵對眾人,說道:“我秦家感於龍主大人江楓,可以帶領龍組及武道隱世家族守護者天下蒼生!”

“我秦家奉龍組為主!”

場中武道宗門的眾人在聽見秦海言的話後,都是一臉震驚。

緊接著,韓元茗也是站起身說道:“韓家奉龍組為主!”

童永峰此時心中暗道:“就是此刻!”

隨即童永峰朝前邁出一步,沉聲說道:“童家從未動過與龍組爭鬥之心!”

“童家奉龍組為主!”

而周華榮卻是依舊在猶豫,場中的眾人或許比人不知道,但是他和韓元茗兩人可是知道,李家還有後手。

韓元茗是逼不得已,但是他周家可不一樣!

江楓身旁的廣陽秋和廣陽平兩人臉上都是浮現出一抹驚訝,本來兩人以為

李向笛看著台上的秦海言三人,冷笑著說道:“好好好!”

“我早就知道你們靠不住!”

“難道你們以為我李家真的倚靠你們嗎?”

秦海言看著李向笛冷笑說道:“李向笛,就算你李家的實力強大,但是武道大會的規矩不能破!”

“龍主既然說了武道大會之後,再研究此事,就武道大會之後!”

“你李向笛要是不同意,難道要與這天下武道人士為敵麼?”

李向笛聽見秦海言的話後卻是嗤笑一聲說道:“與天下武道人士為敵?”

“你們也配?”

場中的眾人在聽見李向笛的話後,都是滿臉怒意的看著李向笛。

李向笛卻是突然大喝一聲,“都出來吧!”

話音剛落,在演武場外瞬間衝進來上百名黑衣黑褲的男子,將整個演武場的眾人圍了起來。

同一時間,這些黑衣人身上的氣勢瞬間展開。

讓在場的眾人都震驚的是,這些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竟然都是天境!

甚至還有人已經是天境中期。

就是天境後期的人也有十多個。

竟然是整整一百名天境武者!

這李傢什麼時候有這麼多天境武者了?

尋常的武道宗門裡,也僅僅隻有幾名天境武者,就算是武道隱世家族,最多也隻有十幾個天境武者。

而李家竟然有足足一百名!

李向笛看著眾人震驚的樣子冷笑著說道:“這就是我李家準備了十五年的結果!”

“現在,我說這件事情就要現在談,你們還有什麼意見?”

場中的眾人聽見李向笛的話後,都變得沉默不語。

而台上的其他家族的家主,也都是滿臉驚駭。

來之前他們已經對李家做了最高的估算,但是距離一百名天境武者還是有很大的偏差。

江楓環視了一圈這些黑衣人,點頭說道:“怪不得你這麼有底氣,原來是有這麼多的天境武者!”

“所以,我希望龍主大人能夠主動禪讓!”

山峰上的李夢瑤在看見演武場中的一幕後,滿臉震驚的說道:“這李家竟然有一百名天境武者!”

“就算是準備十五年,也不可能有這麼多的天境武者,這李家究竟是怎麼回事?”蔣婆婆也是一臉疑惑的說道。

“難道不是地獄的人幫忙?”李夢瑤疑惑的問道。

蔣婆婆搖頭說道,“不是!”

李向笛看著江楓冷笑著說道:“你倚仗的無非就是這些草包,現在還有什麼想說的?”

“還有我!”

“還有我!”

“還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