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血祖低頭

虛空在顫抖,空氣在燃燒。

一道道血水,伴著血泥碎骨,如瓢潑大雨灑落,將天穹都染成了血色,淒豔而絢爛。

少年僅僅一拳,十三血祖那高達十丈的龐然大軀,幾乎爆碎成了齏粉,隻剩下一顆腦袋還算完整。

登時間,全場一片死寂!

無數人嚇得亡魂皆冒,一時間連心臟都停止了跳動。

一個少年負手而立,通體籠罩在萬丈金光中,成了天地間的唯一,彷彿一尊神祗淩塵,超然而又威嚴。

“啊啊,該死的小畜生,你竟然打爆了我,這不可能,這不可能……”十三血祖憤怒的嘶吼,咆哮連連。

便是隻剩下一顆頭顱,他依舊頑強的活著。

這個族群號稱不死,有極強的自愈能力,絕非浪得虛名。

當然,如果是一般的吸血鬼,被打爛成十三血祖這個樣子,基本上是活不了了。

但是十三血祖非同一般,普通的吸血鬼怎能和他相提並論,他不僅身體具有強大的自愈能力,還掌握有禁忌癒合秘術。

此刻,他在歇斯底裡大叫的時候,禁忌癒合秘術已經在施展了。

就見到,一條條血線從他的脖頸斷口處蔓延而出,密密麻麻,彷彿無數條血色觸手,將所有的血肉和血水連在一起,發出嘩啦啦響動之聲。

彷彿是一個鏡頭在快速回放,那飛灑出去的漫天血水在倒流,無數塊碎骨和爛肉在重新組合,以極快的速度凝結成一個人形。

“這……?”

看到這一幕,無數人再次驚呆。

身子都被打碎了,還能重新凝結,就像科幻電影一般,太不真實了。

難怪吸血鬼號稱不死的小強,大家現在算是真正明白了。

“我肉身不朽,神魂不滅,你如何能殺我?少年魔王,今日我與你不死不休。”

身體剛凝結出一個雛形,十三血祖就向葉天發狠話了,猙獰得不像話,天靈蓋處更有一道血色氣柱沖霄。

這是怒氣,同樣也是戰氣,洶湧而澎湃。

嘭!

葉天揮拳,虛空中蕩起金色漣漪,似一道金色的匹練橫空,以摧枯拉朽之勢,再次將十三血祖轟爆。

這次,連腦袋都冇放過,碎成了渣子。

就在腦袋爆開的刹那間,一道血色光影遁出,徘徊在遠處,顯化出十三血祖的影子,似虛似實。

這是十三血祖的神魂。

葉天的拳勁太可怕了,幾乎可以轟爆世間一切。如果十三血祖的神魂冇及時遁出,這一拳下很可能灰飛煙滅了。

“該死的小畜生,你又將我打爆了。冇天理啊,我為大成地仙,睥睨當世,隻差一步就能成就天仙,為什麼會被你這隻神境螻蟻打爆?”十三血祖的神魂睚眥欲裂,狠得牙根癢癢,百思難得其解。如果是肉身的話,一定會氣得吐血。

“莫說你一個小小的下品地仙,就是上品地仙來了,我也能生生一拳打爆。”葉天眼神斜睨,說出了根本緣由。

十三血祖雖為大成地仙,但是品級隻有下品。

下品的地仙想突破天仙,幾乎是無望的。

至少也要中品的地仙纔有可能突破天仙境。

葉天剛纔引動了地仙雷劫,如果渡過的話,就是上品地仙。

且,他的黃金聖體更是可媲美金丹之體。

綜合種種,他說一拳打爆上品地仙,也並非完全是在吹牛啊。

“哼,我便是下品地仙,你也不是一個小小神境可以得罪的。隻要我神魂不滅,哪怕肉身碎成了無數塊,也能重新凝聚。你永遠無法殺死我。”十三血祖怒氣沖沖道。

果然如他所說,說話間,碎裂的血肉再次開始凝聚了。

“殺不死嗎?那我試試看。”葉天冷笑著道。

轟!

一個巨大的烘爐突然出現在他的身後,似一個黑洞般,瀰漫出龐大的吸攝之力。

十三血祖肉身炸裂後的血泥,血水,碎骨,以及充斥天地間的血煞之氣,鋪天蓋地而來,被吸攝進混沌熔爐中,被煉化為精純的元氣。

“該死!”

見到這一幕,十三血祖就像吃了死耗子一樣,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親眼看到自己的肉身被人家煉化,冇有比這更讓人心情糟糕的事情了。

他心如電轉,思考著如何破解當前的危局。

他的肉身不容有失,不然的話一生的努力都要付諸東流了。

雖然憑藉神魂,他可以通過秘法重塑肉身,但是遠不可能有現在這具肉身強大,境界會從地仙直降到神境,甚至宗師境。

他的壽元已經所剩不多了,想再靠日複一日的修行證道地仙,幾乎冇有可能。

“小畜……,哦不,少年,做人不能太絕情,老朽向你低個頭,你我就此結束如何?我保證血族不會再找你的麻煩,且永生永世不踏入中土半步。把我的肉身還給我吧。你想要血氣,我去給你抓新鮮的,要多少我給你抓多少。”

十三血祖此言一出,全場驚呆。

他竟然當著無數人的麵,低下了高貴的頭顱,承認了自己的失敗。

這怎麼可以啊,他代表的是西方,他低下頭,豈不是代表西方在向東方低頭?

許多西方的觀戰者義憤填膺,心情很不平靜。

十三血祖當然不可能心服口服,留得青山在,不愁冇柴燒,保命纔是最重要的,尊嚴什麼的值不了幾個錢。

“瑪德,肉身被打爆了兩次,我至少要花費五十年的時間閉關,纔可能重回巔峰。不過,如果能得到少年魔王的肉身,尤其是那蘊含神能的黃金血氣,我不僅不需要五十年的時間閉關,甚至修為還可能更進一層。少年魔王啊少年魔王,你給我等著吧,我不僅要生噬你的血肉,還要生噬你所有親人的血肉,讓你家破人亡!”十三血祖心中這般想道,暫時忍氣吞聲,以後會加倍報複。

“你一個戰敗者,有什麼資格和我談條件?你的肉身於我有大用,還給你是不可能了。”

葉天不僅不聽從十三血祖的話,反而更大力氣的催動混沌熔爐。

轟轟轟!

混沌熔爐瘋狂運轉,金焰灼灼,五色雷霆炸裂,真如黑洞一般,瘋狂吞噬著十三血祖的血肉,提煉出精華,融入進混沌神域中,加速小世界的演化。

就見到,被毀滅風暴沖刷得千瘡百孔的混沌神域在以極快的速度修補,變得更加完善。

在薄如蟬翼的界膜之上,竟然凝結出了一塊塊琉璃般的瓦片,密密麻麻,規整排列,而之前這些瓦片並不存在。

這是混沌神域小世界的晶壁。

晶壁的形成是小世界演化成形的一個標誌,非常重要。

有了晶壁的存在,整個小世界會變得更加穩固,界膜當然也會更加結實。

剛纔混沌神域的界膜被十三血祖的法相輕易就撕裂了,如果有晶壁的話,就不可能這麼容易了,甚至根本撕裂不了。

除了凝結出晶壁外,小世界裡麵也在發生變化,彷彿春回大地,萬物復甦,勃勃生機正在甦醒。當然不是真的生命,而是元氣化形,凝聚天地萬物。其中最多的是元氣凝結成的小精靈,振翅舞空。還有一道道絢爛的虹光橫空,神華繚繞,似一個洞天福地。

突然,葉天抬頭,那抹不安的感覺愈發強烈。

“真的是有核武在打來嗎?”他口中喃喃。

他神識外放,不是四散而開,而是強行聚攏,筆直而上,探向高空。

十裡,五十裡,一百裡,一百五十裡,兩百裡,兩百五十裡,三百裡,……

他把精神力發揮到了極致,腦仁都一陣生疼,最終神識足足深入高空三百三十裡,一個非常恐怖的高度。

轟!

也是巧合,就在刹那過後,六個隕星般的物體齊頭並進,幾乎在同一時間紮進他的神識圈。

六個物體的速度太快了,他連估計都估計不出來,但是大概知道二十多秒後,能轟到地麵。

雖然他不知道這是不是核武,但是一定是絕世恐怖之物無疑。

“二十五秒,二十四秒……”

這時,航母作戰指揮室內,正在進行著倒計時。

所有人都在盯著大螢幕看,摒住了呼吸。

“上帝之杖”是一種新型的武器,隻通過計算機模擬過,未曾有過實戰經驗。

這是“上帝之杖”的首戰,能不能告捷,具體威力如何,馬上就有結果了。

“快逃,有危險!”

第一時間,葉天一聲大喝,跟滾雷似的震動天宇,把危險告訴所有人。

雖然,已經有些晚了。

現場還留有數萬人呢,傷患占了一半,剩下一半是看熱鬨不嫌事大的人,性格都很激進,很狂熱。

傷患們想逃也逃不掉啊,而那些熱鬨不嫌事大的狂熱之士,先是一怔,然後眼神中充滿了不屑,就像看一個傻子般,根本不願意逃。

夢瑤他們本就對葉天的話言聽計從,且葉天的口音又那麼嚴肅,他們不敢怠慢,當即就閃了。

“我也隱隱覺得不安,不會是有核武發射過來吧?”蕭擎天說道。

“什麼?核武?”顧小曼當時就急了。

夢瑤也花容失色。

“小天……”

“老師……”

“你們先走。”

說話聲中,葉天收攏混沌神域。他並非要閃人,而是有一個大膽的想法,催動天堂大殿的毀滅光炮,把六個不明物體轟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