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混沌熔爐乃是大道熔爐的一種,蘊含混沌道則,為葉天修煉混沌金身體到達一定層次後覺醒的一門神通,號稱可熔鍊天地萬物,乃至萬道。

以混沌熔爐的混沌道則,熔鍊時光道則,到底能不能成功,葉天並不肯定。畢竟他現在的境界還不夠高深,混沌熔爐也隻剛剛修煉出來,遠冇有到達能夠熔鍊萬道的程度。

那混沌熔爐之上,一個個古老的字元閃耀,像是黃金刻印而成的一般,金光璀璨,如同一部無缺的仙法,有道的氣息瀰漫,更有道音轟鳴。

葉天盤腿而坐,整個身體都置身在混沌熔爐中,他要將自己的身體都化成混沌熔爐的一部分,去灼燒,去炙烤,去鍛造,體內的時光法則碎片。

隻要能將這時光法則化儘,他的容貌就能恢複青春。

轟!

混沌熔爐之中,霍地灼燒而起金色的混沌火焰。葉天的身體就像是燈芯一般,也在燃燒,不一會就像是燒紅的烙鐵一般滾燙熾熱。

也幸好他的肉身經曆過千錘百鍊,且火焰本就是他的天賦神通之一,不然根本不敢這麼做。

他的肉身,神魂,法力,在熔爐中,也在被鍛造著,顯得越發璀璨。

每一時每一刻,他身上的氣息都在小幅攀升,整個人顯得很飄渺,彷彿與天地宇宙,日月星河,都融為了一體,充滿著一絲法則的韻味。

嘩啦啦!

虛空秩序神鏈響動,在他的身體內穿插,勾動已經融入到血肉深處的時光碎片。

他的體內,一股奇異的能量爆發,像是在祭煉,鍛造,發出陣陣鏗鏘的金屬顫音。

一天,兩天,三天!

當時間過去了三天,才僅有少量的時光碎片被勾動出來,化解掉。

按照這個效率,至少也要一年半載才能化解乾淨。

而且,他的黃金聖體不一定能承受得住這麼久。每時每刻,黃金聖體也在被錘鍊著,像是在渡劫一般。

“不行,是火焰不夠,得再加一把猛火。”葉天心中說道。

他醞釀法力,片刻之後,兩道雷霆門戶出現在身後,正是五行雷門和混沌雷門。那雷門之中,像是有兩個遠古的雷霆世界,億萬道神雷在炸裂,可怖萬分。

小月兒被驚天動地的聲勢驚醒了,睜開眼,就見到五行神雷和混沌神雷正從兩道雷門中流淌而出,像是瀑布一般澆灌到混沌熔爐中。

混沌金焰灼燒,五行混沌神雷狂轟濫炸,混沌熔爐中就像是在開天辟地一般,像是有一個小世界要創生。

小月兒看得頭皮發麻,她無法想象此刻葉天所遭遇的痛楚,看起來比十八層地獄還要殘忍。她甚至隱約看到葉天的肉身被轟爛了,有金色的血水濺出。

如果換做是其他人,哪怕是先天,恐怕片刻間就要灰飛煙滅,就是金丹也無法承受太久。

不過,猛火自然有猛火的道理,一塊塊時光碎片,像是雪片一般從葉天的黃金聖體中飛出,在他的體外連成一片,像是一條時光河流,綻放出可怕的光陰之力。

葉天的相貌在一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年輕,從中年,一直到二十郎當的少年。

小月兒看得呆了,想不到自己的師父真正是個大帥哥呢,很年輕,眉清目秀,麵若刀削斧劈,英俊瀟灑,難怪之前自己叫他大叔叔,他還不樂意。

時光碎片全部勾動出體外後,並冇有自主化掉,而是如影隨形。

葉天不得不繼續錘鍊,就像當初錘鍊虛空碎片一樣,將碎片錘鍊成一條條大道神鏈,可為自己所掌控,成為一門神通,或者殺伐手段。

這個過程又足足持續了一個小半個月。

錘鍊時光碎片,比錘鍊虛空碎片艱難了數倍。但葉天憑藉一顆恒心,在堅持著。

就在葉天進入山林中修煉一個星期的時候,桃花村裡來了一群人,個個頭角崢嶸,一看就是非凡之輩,皆坐騎高大威猛的蠻獸。

全桃花村的人都被驚動了,出來觀看。

其中有一個坐騎獨角蠻獸的少女,桃花村的村民都很熟悉,正是從桃花村走出,加入離火教的天才少女,秦嫣兒。

秦嫣兒天生麗質,從小就是美人胚子,在離火教修煉仙法後,現在更是美豔得不可方物,三十多歲的芳齡,正在人生大好年華。

她有著一頭烏黑秀麗的長髮,身段婀娜,五官絕美,肌膚如羊脂美玉,可稱絕代佳麗,有傾國傾城之姿,就像是九天之上的仙子,降臨在這萬丈紅塵中。

想她上一次回來,還是數年前呢,遠冇有而今的興師動眾。

看來她在離火教的地位又提升了,桃花村的村民猜測。

不過,秦嫣兒的家人已經搬去了離火天城,她此來不可能是省親。

一些頭腦靈活的村民,已經心知肚明,知道這一群人來乾什麼了,頓時心裡七上八下。

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

葉天先是殺死黑風寨的少當家一群人,而後又將黑風寨整個給端了,桃花村幾乎冇人不知道。雖然所有的人都說要保密,但是那麼多人,總會有幾個走露風聲。

“嫣兒,這村裡都是你的鄉親,你看怎麼辦吧?”和秦嫣兒並肩而行的一個白衣男子問道。

這位白衣男子很英俊,鼻直口方,麵如刀削,神色無比堅毅,一雙眸子像是深淵一般,讓人望不到底。

他坐騎一頭白色異獸,形似山羊,長有羊角羊須,高能有一丈,堪比一頭大象的體格,一身白色的毛髮很長,非常潔淨,如玉一般晶瑩,眼瞳幽綠,頭頂的兩隻羊角竟然有神輝綻放。

這是白澤,《山海經》中記載的一種神獸,在內隱門中真的存在,但是數量並不多,且極難馴服,這位白衣男子能以白澤為座駕,可見他的身份絕對不一般。

這位男子正是小真人淩雲峰的那位天才大師兄,名叫張道塵,真實有五十多歲的年紀,可看起來還像是一個二三十歲的小青年。

“全部抓走,嚴加拷問!我雲峰師弟不能死得不明不白。”

張道塵右側的一個年輕男子殺氣騰騰道,雄姿挺拔,穿著一身黑色戰甲,手持一杆戰戟,身材極其健壯,氣勢迫人,滿頭長髮狂亂舞動,雙眼如同利劍一般,充滿了野性。

此人也是離陽長老的座下的一位真傳弟子,張道塵的一位師弟,淩雲峰的一位師兄,名叫楊戰,三十上下的年紀卻也修出了先天,堪稱天驕。

秦嫣兒卻並非離陽長老的座下弟子,跟隨另一位長老修煉,隻因為小真人淩雲峰的死和桃花村有關,張道塵帶人前來調查把她給帶上了。

就在一年前,兩人結成了道侶。

不過,張道塵是秦嫣兒的唯一道侶,秦嫣兒卻非張道塵的唯一道侶。

張道塵仗著修煉天賦高,又有著一張好看的皮囊,宗門內外,都有許多女子喜歡,甘願追隨,而他來者不拒。

“不可,這裡是嫣兒的家鄉,如何處置,還是讓嫣兒來做主吧。”張道塵說道,一副對秦嫣兒關愛有加的樣子。

這讓秦嫣兒心花怒放,對道塵師兄更是喜歡得不行。

其實調查清楚事情來由並不難,離火教的一行人馬在桃花村駐足了半日,走訪幾位村民,就全都明白了。

“一個不知名的修仙老者,殺了雲峰師弟,覆滅了黑風寨,到底是什麼人?”秦嫣兒蹙眉,自言自語道。

“不管他是什麼人,我一定要把他碎屍萬斷!”張道塵怒聲道,兩隻拳頭攥緊,雙瞳中綻放出冷冽殺氣。

“瑪德,我現在就去把那秦老頭的家放一把火燒了。”楊戰怒氣沖沖道,提著一杆戰戟就對小月兒家的茅草屋衝去。

“楊戰師兄,不要衝動,等秦老伯回來,弄明白緣由再說。我相信他們是無辜的,一切都是那位年老修仙者所為。”秦嫣兒連忙說道。

小月兒從小就喜歡和她一起玩,是她的跟屁蟲,兩人的關係很好,她不想因為此事讓小月兒家受到連累。不然以離火教的手段,這對爺孫肯定活不成了。

在小月兒很小的時候,她的父母在一次上山采藥時,跌落山崖死掉了,從那以後一老一少相依為命。

對這位苦命的小女孩,秦嫣兒有一種莫名的感情,一直當成妹妹看待。

“這傻丫頭,從小就傻乎乎的,千萬彆被人給騙了。姐姐一年前突破先天,現在已經成了離火教的核心弟子,按照規定,可以引薦一人加入離火教。姐姐這次回來,就是要將你帶去離火教的,你可千萬彆出什麼事情。”秦嫣兒心中思量道,有些緊張。

張道塵似乎很偏愛這位秦嫣兒師妹,製止了衝動的楊戰師弟。

他們一行人暫時就在秦嫣兒的老家住下了,並派人四下尋找秦老伯的下落,以及葉天和小月兒的下落。

他們已經將罪魁禍首鎖定在葉天身上了,一旦發現,甚至可以格殺勿論。

可是,桃花村的周圍到處都是大山,到處都是茂密的叢林,想找人,簡直就和大海撈針一般。

足足找尋了三天,都一無所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