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一進入迷霧海中,就能感覺到一股壓迫的氣息,明明死氣沉沉,但是隱隱約約給人一種感覺,暗中隱藏有絕世大凶,讓人心驚肉跳,毛骨悚然。

葉天那可外放上千裡的強大神念,在這裡竟然隻能外放百裡,足足縮短了十倍,那意味著,他在這裡搜尋的時間可能就要增加十倍。

他的火眼金瞳可望穿本源,洞穿天地萬物,可是在這裡視線也要受阻,雖不至於伸手不見五指,卻也隻能看到周圍方圓幾百米的景物而已。

這已經比白髮老者吳老強了太多了,他老人家來到這裡,幾乎就成了瞎子,整個就是一劃船的老大爺,一切聽從葉天的指揮。

此外,無形中有一道枷鎖加身,會讓人的法力受到一些禁錮,難以在這裡馭空飛行。這是這片天地的法則所致,任何人都無法避免,但是禁錮的多少因人而異。

“啊!”

“什麼東西?”

……

突然,不遠處傳來一陣驚呼和尖叫聲。

是藍家的出行隊伍遭遇到了襲擊。

那隻一隻酷似水獺的海妖,但是卻大了幾百倍,足有一頭大象那麼大,渾身長滿了棕黃色的毛髮,極速狂衝而來,鏗地一聲,血盆大口張到最大,一口咬在了黃金小船之上。

砰!

緊接著發出清脆的金屬顫音,那頭像是水獺的海妖目露凶光,口齒間火星四濺。

若非這是一艘悉心祭煉的法寶戰船,肯定會被這隻海妖咬掉一截。

雖然黃金小船冇有被咬破,但是留下了兩排密密麻麻的牙齒印記。

戰船上的所有人驚悚,這隻海妖不僅噁心,還強大得讓人髮指。

不過,這隻海妖一擊不中後,直接沉入了水中。

“大家小心,若是再有生靈逼來,直接出手鎮殺。”蔣鵬神將說道。

“這是什麼鬼東西?”有人詢問。

“不用知道是什麼東西,直接殺就行了。這片海域出現的任何生靈,都不得輕視。”蔣神將說道,神色很冷漠。

轟隆!

突然,船身劇震,又一隻巨大的生靈出現了,從船底一衝而過,黃金小船差點散架,一下子被震飛到了高空中,隻覺像是被一座大山砸到了一般,防護法陣被撕開了好幾層。

“啊……”

緊接著,一聲淒厲的慘叫很突兀的響起,黃金小船還在拋飛的過程中,坐在船尾的一位修士竟然被攻擊到了,一整顆腦袋被咬掉了,隻剩下一個身子還在船上,血水噴出數米高。

轟轟轟!

剛剛還算晴朗的天氣,突然狂風乍起,暴雨如注,巨浪滔天。

葉天和白髮老者也遭遇到了海妖攻擊,但是葉天以雷霆萬鈞的手段,橫掃了一切牛鬼蛇神。

他的混沌神域展出,將他和白髮老者都守護其中,萬法不沾身。

“人族,血食。”

一隻龍蝦海妖出現,龐大的身軀足有一輛卡車那麼大,通體金黃,像是披了一層黃金甲般,兩隻碩大的鉗子像是兩把神剪,散發出滔天的威能,直擊而來,一個對準葉天,一個對準白髮老者。

“好久冇有吃龍蝦了,既然送上門來,本座就卻之不恭了。”

轟!

話語聲中,葉天突然動了,渾身金霞閃爍,像是化成了一尊無敵的戰神,血氣滔天,勇冠天下。

一隻混沌金光神掌顯化在了虛空中,上麵符文流轉,充滿了不朽的氣息。

龍蝦海妖的一隻鐵鉗擊來,剪向混沌金光神掌,兩者間發生大碰撞,像是一片汪洋拍岸,血腥神力狂湧。

交擊的刹那,哢嚓一聲,龍蝦海妖的一隻鐵鉗被震碎了,血肉橫飛。

“你……”

龍蝦海妖心驚,它活了一千多歲,軀殼修煉得像是神鐵一般堅固不朽,鐵鉗無物不破,冇想到卻被一個人族修士一掌拍碎了。

它剛要逃走,卻發現身體被一股力量禁錮住了,身體不斷縮小。

而後金色的火焰灼燒而來,痛得它撕心裂肺,最終還是冇能逃脫成為美食的命運,被葉天和白髮老者享用。

時間轉眼就過去了三天,葉天和白髮老者來到了魔鬼海的深處,一無所獲。

這時他們已經和藍家的一行人完全分開,葉天那還能外放百裡的神念,捕捉不到任何人類修士的氣息。

這片海域太大了,方圓數千裡,放在地球上簡直就是一個大陸的體量。

過程中遭遇了太多的危險,或被海妖襲擊,或被風吹浪打,但是葉天憑藉過人的能力,都化險為夷了。

其實三天根本不算什麼,四大頂級勢力一個月前來到這裡,一直到現在都還一無所獲。

此時此刻,魔鬼海的某一深處,電閃雷鳴,暴雨如注,巨浪滔天,四艘龐大的戰船在黑暗中緩緩前行著,每一艘都長達兩三百丈,巍巍峨峨,像是四座島嶼,在海麵上移動。

其中有三艘戰船還算完好,但有一艘受創很嚴重,船體都有些裂開了,懸掛旗幟的桅杆折斷,一麵大旗落在甲板上,被雨水浸濕,凝成一坨。

如果有大商的人在此的話,一定能夠認出,這是他們國家的戰旗。

此外,船身上有一個醒目的“商”字,也在昭示著這是大商皇朝的戰船。

而另外三艘戰船,自然分屬另三大天君勢力了,孔雀族,紫宵聖地,星海林家。

“哥哥,我們什麼時候才能找到蓬萊仙島?”

大商的戰船中,一間豪華的船艙內,十七公主無力的躺在床上了,臉色很蒼白。

一般來說,修士不易生病,修為越高的修士,生病的可能性會越低。

但是魔鬼海的環境實在太惡劣了,在這裡兜兜轉轉,顛沛流離了一個多月,戰鬥不輟,十七公主終於支撐不住了,倒了下去。

這次東海探秘,大商皇朝出動了三艘戰船,三千多精兵強將。

到現在,還隻剩下一艘戰船,人員還隻剩下數百人,遭受了巨大的損失。

若非另三大頂級勢力的元嬰出手相助,他們這最後一艘戰船也可能不保,所有人都得隕落。

“應該快了,他們請來了神運算元,正在推算蓬萊仙島的方位。要不了多久,我們就能知道蓬萊仙島的方位。”二皇子對妹妹說道,一臉的疼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