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姓小子,死到臨頭了,還能吃得下去,真是佩服你的勇氣。乖乖獻出一滴血來,驗明真身。我不信你是清白的。”陳海冷笑道,站在葉天旁邊,咄咄逼人。

有上界的大人物給他撐腰,他無所畏懼。

“陳統領,你怎麼能這樣?葉真君明明救了你兒子一命,是你家的救命恩人。”楚陌不忿道。

“嗬嗬,一碼事歸一碼事。等驗明瞭他的真身,再說不遲。”陳海一副醜惡的嘴臉,活脫脫一個背後捅刀的陰險小人。

這時,葉天吃飽喝足,打了一個飽嗝,拿起一張紙巾,擦了擦嘴巴,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望了陳海一眼。

“這就對了,乖巧的配合,你還有一線生路,莽撞隻有死路一條。”陳海陰惻惻笑道,以為葉天服軟了呢,要讓聖天王城的人測驗他的血脈。

“你一隻凝丹螻蟻,既然知道莽撞隻有死路一條,為何還一再頂撞本真君?到底誰給你的膽量?”葉天輕聲一歎。

“你說什麼?”陳海目光微眯。

葉天不再廢話,直接一巴掌拍了出去。

轟!

潔白如玉的手掌,有一縷縷混沌氣洶湧而出,綻放出萬道金光,像是一麵翻天大印般,巍巍峨峨,沉重萬鈞,從陳海統領的頭頂上方鎮壓下來。

巨掌尚未落實,恐怖的威壓已經將陳海鎖死,像是琥珀中的蚊蟲一般,動彈不得。

“你敢?”

“住手!”

……

幾位上界的大人物怒喝。

可是葉天根本不予理睬,一掌在陳海身上拍了一個結實

哢嚓嚓!

這次,凝丹境界的陳大統領,連一聲慘叫都冇能發出,就被直接拍碎成了血泥,神魂俱滅,一顆凝丹也碎裂開來。

猩紅的血水灑滿了整片大堂,碎骨爛肉到處都是。

嘶!

這一刻,全場一片死寂,所有的人都被驚呆了。

就連幾位上界的大人物都一陣錯愕。

雖然他們都很強大,修為達到了金丹,但是想殺死陳海,至少也要過個兩三招,一掌拍成血泥,很難做到。

葉天卻像是拍死一隻蚊蟲般,一掌將陳海鎮殺,這份能耐,讓幾位上界的大人物都忌憚。

尤其是站在葉天身邊,準備要抽取他的血液,驗證血脈的幾人,全都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退。

“啊啊啊,父親,該死的,你竟然殺了我父親。我和你拚了。”陳風要瘋掉了,眼睛瞬間血紅,衝上來要和葉天拚命。

砰!

葉天直接一指點出,陳風的眉心爆出一串血花,一個血洞,前後通透,慘死當場。

“當著我等麵前殺人,閣下未免也太放肆了吧?難道不知我等代表聖天侯而來?你是要與聖天侯為敵嗎?”一個肩扛開山大斧的男子怒斥。

“你是在威脅我嗎?”葉天冷聲說道,眸子中一縷縷金芒暴跳。

“威脅你又如何?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下淚了。”

嗡嗡!

肩扛開山大斧男子身上的銀白色金屬戰甲發光,密密麻麻的符文閃耀而出,快速放大,這是要變身的節奏。

同時,另外幾個上界男子也在爆發戰力,有的拿出槍械,有的拿出刀劍,四麵八方分散開來。

噗!

一道血光閃過,猩紅淒豔。

葉天的速度何等之快,掌指做刀,淩空一劃,如同一道閃電橫空,這位肩扛開山大斧的金丹強者還冇來得及啟動戰甲,一顆頭顱就飛了出去,鮮血噴濺出數丈高。

“啊啊,不不……”

一聲慘叫,在天地間久久迴盪。

天瀾城的人驚呆,葉天竟然殺了上界的大人,這是徹底把聖天侯給得罪了,乃是株連九族的死罪,很可能把天瀾城也給連累了。

上界大人一怒,流血千裡,伏屍百萬,哪管你是清白的還是被冤枉的。

“葉真君,快住手。這是上界的人物,殺不得啊!”楚南天連忙勸道,心驚膽顫。

楚陌小臉也蒼白一片,知道這次闖了大禍。

“該死,你竟然殺了我的扈從。一起上,給我殺了他!”穆龍大聲咆哮。

他身上的戰甲發光,符文閃耀之際,快速放大,頃刻間化作一個三丈多高的鋼鐵巨人,手持一把鏈鋸大劍,直接就從戰艦艙門前跳了下來,一劍立劈向葉天。

地麵上的幾個上界菜鳥根本就不夠葉天看的,一腿橫掃,如同重炮出膛,慘死一片,血花一朵朵綻放,就是身穿鎧甲都不行。

雖然他虛空橫渡時肉身遭創,修為降低了一些,但也遠不是這些金丹螻蟻能折辱的。

“小子,給我去死吧!”穆龍大聲咆哮,本來金丹中期的境界,在準聖級戰甲的增幅下,戰力一下子攀升到了金丹後期,像是一隻人形暴龍,悍勇不可敵。

鏘!

一把鏈鋸大劍劈開了天地,鋸齒高速旋轉,閃耀銳利的冷光,直直斬向葉天的頭顱。

當!

葉天根本冇有躲閃,一掌直接橫切了過來,如同一把天刀般斬在了鏈鋸大劍之上。

就在大家以為葉天的手掌可能會受傷時,突然哢嚓一聲傳來,鏈鋸大劍竟然斷成了兩截,而葉天的手掌毫無大礙。

“什麼?這怎麼可能?你的肉身怎麼會這麼強大?”穆龍吃驚,身體極速後退,眸子中綻放出兩道丈許長的光芒。

嗡嗡嗡!

機甲轟鳴,大道符文千萬道,洶湧出浩蕩的神能,威力再次攀升了一截,體積也翻了一倍,有七八丈高大。

“剛纔這台機甲冇有完全復甦,現在你再試試看。除非你有元嬰級的戰力,不然我不信殺不死你。”

轟!

機甲劇震,猛地彈跳而起,一衝數十丈高,然後墜落而下,足有一兩間房子大的鋼鐵巨足狠狠對葉天踏來,要將葉天一腳踩死。

轟!

肉眼不可見處,鋼鐵巨足之上垂落下重力場,像是無形的牢籠一般,將葉天封禁。

轟隆,轟隆!

巨足尚未真正踏實,葉天身體周圍的地麵便開始不斷沉降,現出一個巨大的腳印深坑。

“不好,葉真君小心。”楚陌心驚肉跳,大聲提醒道。

話剛說出口,她突然用小手捂住了嘴巴,這才意識到她和葉天不是一夥的,是敵非友。

轟!

就在這時,葉天身上忽地綻放出太陽一般的光輝。一層層神焰乍起,層層疊加,到最後化作熊熊燃燒的火焰。

他站在火焰中,宛如掌控日月的神尊。

砰!

對著狠踏而下的鋼鐵巨足,葉天一拳橫空,打了出去。

哢嚓嚓!

拳勁如龍,所向披靡,號稱能踏破山河的機甲巨足,在這一拳之下,竟然如脆弱的豆腐一般,憑空炸裂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