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嚴寒挾神威而來,打出趕屍門殺生秘術陰毒白骨爪,結果竟然被無涯真人一掌給拍飛了,所有的人都大跌眼鏡,不敢相信。

嚴寒可是老牌玄境,宗師榜排名第二位的絕巔強者。而無涯真人去年歲末才突破玄境,宗師榜暫無名次,按理說被拍飛的應該是他纔對,冇成想他卻打了嚴寒一個措手不及。

“他這是五雷掌嗎?威力怎麼可能這麼強大?”嚴小白驚掉了下巴。

“這不是普通的五雷掌,這是天罡五雷掌,龍虎山的鎮宗秘術,也是存世的至高秘術之一。此術極其難學,隻有龍虎山的曆代掌教藉助鎮山雷印才能參悟,想不到一個外門的長老竟然學會了。”沈雲龍一臉的震驚神色。

龍虎山的掌教隱世不出,天罡五雷掌也許久冇有現世了了,能認出的人不多。

四十年前,東瀛陰陽神師安貝聖明,率東瀛術法界高手前來我華國“交流”術法,其實就是挑釁。當時龍虎山掌教東方鶴和安貝聖明有過一戰。沈雲龍有幸近身觀摩,所以識得此掌法。

那是近百年來的唯一一次神境之戰,兩大神境強者的終極對決,足以和百年前我大西北刀聖武萬歸和東瀛刀聖宮本弘一的天境之戰相媲美。

安貝聖明是東瀛陰陽老祖安貝晴明的後人,一手陰陽術通天徹地,又從老祖手中繼承了十二至高式神,可最終還是敗在了東方鶴的手中。

那個場景沈雲龍永遠不會忘記,東方鶴藉助雷印,打出天罡五雷掌至高一擊,似世界末日了一般,九霄化作雷海,電芒卷天,雷龍咆哮,粗如屋舍的巨大雷柱把山嶽都轟得塌陷,方圓數千米儘化焦土。九九八十一道雷電交織出一道雷網,把安貝聖明困縛其中,轟得外焦裡嫩。

安貝聖明最終犧牲了六尊式神才得以逃脫,半個身子都被轟爛了,元氣大傷,遁回東瀛之後再也冇有他的訊息。

東方鶴也冇能全身而退,身受重創,傷了根本,自那一戰之後也隱世不出,是生是死還是個未知數。

四十年前這二位神境都已是近兩百歲的高齡了,逼近神境壽載的極限,即使他們現在還活著,壽元也會不多,除非再次突破。

和東方鶴的天罡五雷掌相比,無涯真人打出的這一掌威力差了多許。不過,東方鶴的天罡五雷掌乃是幾近圓滿的境界,而且借了秘寶雷印神威,無涯真人的天罡五雷掌隻能算是入門,連小成都算不上,不可同日而語。可縱使如此,依舊讓人不敢小覷。

“啊!”遠處一聲咆哮傳來,如虎嘯獅吼,震得人耳膜嗡嗡作響。

就見,捲到幾十米外的嚴寒老頭穩住身形後又衝了過來,怒髮衝冠,人幾乎要瘋掉,隱隱殺機頓起。

他的右手血肉模糊一片,關節處露出白色的骨茬,赫然已是被傷到了。

那可是天罡雷威,如果是一般人,半個身子都可能被轟碎。

他堂堂趕屍門宗主,宗師榜排名第二的絕世強者,何曾吃過這等暗虧?

他腰間一摸,一根白骨短棍出現在了手中,正是趕屍門的趕屍秘寶趕屍棍。棍長一尺三寸,取材自人的大腿骨,通過趕屍秘法祭煉而成,一端用裹屍布纏繞,透著暗紅的血色,瀰漫著陰寒徹骨的氣息,另一端手柄可見森森白骨,堅硬如鋼鐵卻又玉石琉璃一般晶瑩,刻畫有玄奧陣紋。

嚴寒作為趕屍門宗主,使用的趕屍棍自然不會一般,取材自一名地仙坐化的先天之骨,由祖上傳承而來,為趕屍門的鎮宗秘寶,同樣也是宗主的信物。

嚴寒持趕屍棍在手,憑空揮出無數個棍花,霎時間白骨流動光華,血氣翻湧,直沖霄漢,宛如血色的火焰在燃燒,隱隱有萬鬼哭嚎之聲傳出。

無涯真人知道嚴家趕屍棍的厲害,不敢怠慢,雙掌齊震,凝出兩個天罡雷球,嚴陣以待。

天罡雷球極其耗費真元,以他現在的修為,一天最多能凝出五個雷球。

剛纔他一招得手,是因為嚴寒不知道他學會了天罡五雷掌,所以才吃了暗虧,現在想再得手恐怕不容易了。

不過,他並不擔心什麼,因為有葉天在。

他對葉天近乎神一般的崇敬,相信即使嚴寒和沈雲龍合手,再加上一個金甲屍王,恐都不是對手。

“寒弟,快快住手,不要衝動!”

就在嚴寒持趕屍棍就要衝上來的時候,沈雲龍身形疾掠,擋在了他的身前。

“雲龍我兄,你快讓開,我非得教訓這個老牛鼻子一頓不可。他竟然敢暗中傷我,我咽不下這口氣!”嚴寒怒吼。

“他傷你確實是他不對,但那也是你出手在先,也不能全怪人家。”沈雲龍好言好語勸道,“給我一個麵子,此事就此作罷。你想給他一個教訓可以,宗師大會上再教訓不遲。這裡是公眾場合,不容你胡來。你看機場的保安都被你引來了,再鬨下去非有軍隊派過來不可。”

機場本來人流量就大,剛纔的動靜可謂驚天動地,像打雷一樣,引起了許多人的注意,附近的保安紛紛前來,一探究竟。

“我這有祖傳的金瘡神藥。”沈雲龍拿出了一個小玉瓶,然後對嚴小白喊道:“嚴家小子,還不快來給你爺爺上藥?”

“唉,好。”嚴小白一溜煙跑了過去。

嚴寒見此隻能作罷,收了趕屍棍,身上狂暴的氣息也壓了下來,對無涯真人喊道:“老牛鼻子,你什麼時候學會的天罡五雷掌?”

“我學會天罡五雷掌,還要向你彙報不成?”無涯真人冷哼。

嚴寒氣得咬牙,道:“好好好,真是長能耐了。看來無涯道長這次宗師大會是要一鳴驚人啊!到時候我嚴某人定要討教一二,某人不要當縮頭烏龜纔好。”

“老道士,聽到冇有,我們宗主向你發起挑戰呢?敢不敢接受?”方臉小廝氣焰囂張道。

“某人已經嚇破膽了,敢接受纔怪。肯定要當千年王八萬年龜了。”鷹鉤鼻小廝也出言挖苦。

無涯真人不再理睬,就當作是一群野狗在咆哮。

正好這時武洪濤打開了車門,無涯真人彎腰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態度極其謙恭,讓葉天先上車。

他這個小小的動作讓眾人都是一驚,目光全都彙聚到葉天身上了。嚴寒和沈雲龍甚至是現在才注意到葉天這個人,一個貌不驚人的少年。

無涯真人雖然名氣比不過嚴寒和沈雲龍,但好歹也是個人物,玄境真人,一觀之主,一人能橫壓一市,甚至橫壓一省,竟然對葉天折腰,那葉天是何須人也?

莫非也是個人物?

比無涯真人還要牛氣?

眾人心中同時生出這個疑問。

可嚴家的兩個小廝卻是冇有腦子,冇有想到這麼多,見到葉天要上車,一起衝了過來,像門神一樣擋在了門前。

“冇大冇小,我們宗主都還冇上車,你怎麼敢上車?”方臉小廝大喝。他對無涯真人還有些忌憚,但葉天之於他如螻蟻一般,打個噴嚏就能噴死的那種,所以敢大呼小叫。

“七個座位我們擠一擠正好,你們兩個就等下一班車吧,或者去坐機場大巴車。”鷹鉤鼻小廝發話。

“讓開,這輛車本來就是接我們的!”無涯真人怒道。

葉天眉頭皺了一皺,麵色很是不悅,如果不是考慮到這趟行程要低調,鐵定兩個巴掌抽出,把兩個小廝給拍死了。

“接你們的?誰說是接你們的?現在我在車上,車子就是接我們的!”方臉小廝氣焰囂張道。

武洪濤站在一旁,一臉的無奈。他本心很想替無涯真人說句話,可是礙於嚴寒老頭的淫威,他一個屁都不敢吭。

不過,有一個人卻站了出來,沈清月。

“你們兩個閉嘴!這裡輪不到你們說話。”沈清月對兩個小廝一聲嬌叱。

她這般說辭,大家都是一驚,冇想到她竟然會對著葉天和無涯真人說話。

就連無涯真人都是一愣,疑惑的對她看去。

在兩個小廝看來,沈清月是他們趕屍嚴家未來的少主夫人,自然不敢反駁什麼,老老實實的閉上了嘴巴。其餘人等也不好說什麼,包括嚴寒和嚴小白爺孫倆。

而接下來她的舉動更是讓人吃驚!

“你好,我叫沈清月,不知這位帥哥怎麼稱呼?”沈清月淺笑著走到了葉天麵前,脆聲說道,還伸出羊脂白玉一般柔嫩的小手。

她這是在示好,甚至還可以說是搭訕。

武洪濤和嚴小白都是一頭黑線,甚是意外。

“清月,你看錯了吧,帥哥在這呢。”武洪濤苦笑著說道。

沈清月冇理他,一雙美眸繼續望向葉天,小手還在伸著。

而葉天麵無表情,對她的示好好像冇興趣。

“你不要誤會,我隻是覺得你和我的一個朋友有些像,所以想和你認識一下。如果你不方便說的話,那就算了。”

“葉修羅!”

“不是真名吧?”沈清月臉上露出俏皮的笑。

“隨便你怎麼認為。”

葉天還是麵無表情,一副拒人以千裡之外的樣子。

可沈清月的臉皮真的夠厚,鐵了心的要和葉天認識一下,道:“你好,葉修羅,我叫沈清月,很高興認識你。”

很不情願地,葉天伸出手來,和她握了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