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梵城

梵城,一個古老神秘,且磅礴大氣的名字,是聖教庭的至尊聖地。

關於它有著太多的傳說,於世間留下了無數的謎。

這是一座城池,也是一個迷你國度,彷彿一顆璀璨的明珠,點綴在一座地中海半島之上,鑲嵌在一個古老的帝國境內。

從表麵看,這隻是一座普通的城池,不顯山不露水,和普通的城池並無二致,但是當葉天來到這裡,運轉火眼金瞳秘術,居高臨下,俯視整座城池,看到的卻是另一幅景象。

於一刹那,他看到了聖光蒸騰,祥和而絢爛,如仙霧在流淌,湮冇了整座城池。

高大的城牆,巍峨的宮殿,寬闊的路麵,就彷彿是金子做的一樣,金光四溢,聖輝瀰漫,流轉出一股不朽的氣息。

“果然是一塊聖土,妙不可言!”葉天心中一歎。

那似煙霞般蒸騰的聖光是眾生的信仰念力,如洶湧的潮水一般,四麵八方而來,灌注到梵城中,每時每刻不斷。

聖教庭有數以十億計的信徒,冠絕當世任何一個教門。

如此多的信徒,所能彙聚的信仰念力得是何等的海量,簡直無法計數。

而梵城曆史悠久,古往今來,眾生的信仰念力灌注不斷,便是一塊不毛之地,一片窮鄉僻壤,也能催生出神異,變成一塊寶地來。

隻不過是因為法陣遮掩,梵城靈光不顯,神異自隱罷了。

真正的大能之士來到這裡,能感覺到,甚至看到這裡信仰念力的浩瀚,純淨而聖潔,濃得化不開,幾乎凝聚成了液體,如無數道雨絲般垂落而下,將一整片天地淹冇。

不過,這還依舊隻是表麵,更深層次的謎,連葉天一時都無法窺探得到,但是隱約能感覺得到。

就似那無底的深淵,望之不穿,越是窺探,越會讓人覺得恐懼。

“這裡的水很深,隱藏著大秘。”葉天心中又是一驚,很篤定。

平日裡梵城是一處旅遊勝地,每天都會接納數以萬計的遊客,而今所有的城門緊閉,除了聖教庭的門徒外,遊客及其他無關人等,儘數被驅離。

這裡似乎剛發生了一場大戰,有大殿倒塌,城牆和地麵上裂紋一道道,千瘡百孔。

梵城的每一塊磚瓦上都刻印有神紋,異常堅固,堪比銅牆鐵壁,一場大戰能破敗成這樣,隱約可以想象得出大戰的慘烈,至少也要是神境層次的交手,甚至地仙大戰。

有聖徒正在清理戰場瓦礫。還有聖徒手持弓弩大劍,登上城牆,四麵八方警戒。

一股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壓抑氣息籠罩在梵城之上。

“什麼人在上麵?趕緊滾開,不然格殺勿論!”

城池內,一個手持大弩的聖徒仰首大喝,手中的弩箭上指,森寒而鋒銳的箭頭上繚繞一縷聖光。

顯然,這是一支經過聖力加持的箭矢,具有非同尋常的破滅力。

現在是大白天,葉天來到這裡,很難不被髮現。

梵城內的聖徒,和梵城外的圍觀者,一共不知道多少雙眼睛對著天上望去。

“是他,中土的魔來了!”一個驚呼聲響起,聲音都在發顫。

少年剛纔在阿爾卑斯山脈的另一側,大戰帝國神盟的一員悍將,讓群雄俯首,讓當世大帝國屈尊,儘顯無敵之姿。

許多人都通過直播都看到了這道身影,所以不難認出。

頓時,梵城外,圍觀的人群中炸鍋了,所有的人都不能淡定。

梵城是一片聖土,是數以十億計信徒的信仰所在,靈魂棲居地,與主同在的地方,不容有失啊!

“中土的魔王,滾回去,主的榮光不容你褻瀆,聖潔的梵城不容你玷汙。”

“主的光輝照耀一切。卑微的瀆神者,迷途的羔羊,跪伏在主的腳下懺悔,主會賜予你救贖。”

“守護梵城,每一個信徒都有責!少年魔王,你想與數億億人為敵嗎?你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嗎?”

“梵城要是少了一塊磚頭,我數億億信徒每人一口口水,非淹死你不可!”

……

聖教庭的信徒太多了,放眼全球,平均每若乾個人中就有一個。

聖城外數以萬計的圍觀者,看似都是普通的遊客,實則至少一半是信徒。對於少年魔王的到來,他們叫囂著,很不淡定。

但是,梵城內的聖徒們卻冇有太過激動,一個個都非常的鎮定,冷眼漠視。

聖徒和信徒不同,聖徒是聖教庭的管理者,是重點培養的對象,執掌大權,身份斐然。

如果把聖教庭比作一個國度的話,信徒就是平民,而聖徒是朝廷的官員,教皇自然就是無上的王者了。

每一個聖徒都是千挑萬選,非常不簡單。

聖徒之上是騎士,而騎士之上是聖騎士,以及神騎士。

“老師,不進去嗎?”

一道靚麗的身影飛來,展動冰晶羽翼,聲如銀鈴悅耳,懸停在葉天身旁。

“不急!”葉天淡淡說道。

梵城很非凡,水很深,連宮本太郎都被捉住了,他不敢掉以輕心。

在進城前,他要先看個仔細,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

“城裡的孫子們,你中土的爺爺來了,還不快開門迎接!”

又是一道身影飛來,身披火焰鎧甲,展動火焰雙翼,雄軀如龍,聲如洪鐘,帶起一道漫天的火光。

不是彆人,正是趙天龍。

他此話一出,城池裡的門徒當即就暴怒了。

“任何不敬吾主的人都冇有活著的價值,卑微的螻蟻,在吾主的注視下,送你下地獄!”

城樓之上,一個身穿黑色鎧甲,還披著金色披風的聖徒口中厲喝。

他似乎是一個小頭目,身邊還圍著好幾個聖徒,身上的鎧甲雖然都是黑色,但是披風卻是銀色的,遜他一籌。

話音剛落,金色披風聖徒手中的一張精鋼大弩弓弦猛地拉起。

轟!

聖城中,一股恐怖的氣息突然爆發。

就見到,十方聖輝如潮水一般被引動,對著箭矢狂湧而來。

箭矢輕顫,嗡嗡而鳴,彷彿內蘊一尊神靈,正在甦醒過來。

鏘!

一聲厲嘯傳遍天地間,一道長虹貫空而出,光耀天地間,直取趙天龍的頭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