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穀新臉色钜變,抬頭看向了天空。

隻見一股從未有過的恐怖壓力直接朝著所有人襲來,甚至連他都在渾身顫抖不已,甚至下意識的想要臣服。

而其他人早已經承受不住這股威壓而紛紛倒地不起了。

“是誰!”

穀新瞪大了眼睛,他不敢相信,宇宙中竟然會存在如此強大的強者,隻是威壓,便讓他動彈不得。

與此同時,水欄實和歐陽玲等人也是紛紛現身,來到了穀新的旁邊,因為他們也是已經感受到了這股威壓。

剛出現在空中,幾人便是看到了一隻黑色的大手從空間的裂縫中伸了出來。

“這是什麼!”

當這隻大手出現的時候,所有人在這一瞬間都已經失去了反抗的力量,除了楊毅以外的眾人紛紛跪在了地上。

“不必慌亂!”

“你們做好分內之事便是!”

這道聲音隻有水欄實等人可以聽到,除此之外,眾人都聽不到。

而幾人聽到了這道聲音之後,亦是心中大驚,連忙行禮,“參見領主!”

楊毅靜靜的看著這隻朝著自己伸過來的大手,神情格外平靜,也冇有閃躲。

片刻後,他閉上了眼睛,眉心之處,一個金色的小人赫然間浮現在了空中,朝著戰爭領主揮手。

“好久不見,東方兄!”

下一秒,楊毅就消失了,而與此同時,這片空間也是恢複了原狀。

水欄實等人心中無比驚慌,從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裸的恐懼,半晌,還是歐陽玲最先開口,驚得語調都變了。

“他他怎麼會認識領主大人?”

從楊毅的身體裡出現的那個金色的小人,竟然認識戰爭領主,而且看樣子,雙方還是熟識。

水欄實沉默片刻,搖頭說道:“不清楚,但是這個問題,不是我們該知道的,既然是領主大人親自現身將他帶走,那麼這件事情就已經脫離了我們的管轄範疇。”

“我們還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吧。”

這時,穀新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忽然間將臉上的冷汗擦掉,隨即開口說道:“你們有冇有發現,從楊毅身體裡出現的那個金色的小人,看起來,有些眼熟?”

穀新這話頓時就吸引了幾人的注意,其實剛剛他們的確冇有注意到那個金色的小人,但是穀新卻關注到了。

“你認識?是誰?”

水欄實眉頭一皺,詢問道。

穀新沉默片刻,語出驚人:“若是我冇看錯的話,他就是曾經的君臨領主,楊君則!”

無窮無儘的黑暗中。

一縷金光浮現,金光裡麵隱藏著另一方空間。

一個簡單的小閣樓,閣樓外長著一棵參天古樹,而大樹下麵則是放著一張石桌。

石桌旁,東方初尋與楊毅相對而坐,樹上落葉飄散,好似仙境。

不過這個時候控製著楊毅的身體的卻不是楊毅本人,而是他的上一世。

“這麼多年不見,我以為那一次之後你死在了那個地方。”

“冇想到你不但冇死,反而還轉世重修了,想來過的也是很舒服啊。”

東方初尋微微一笑,大手一揮,桌麵上頓時憑空出現了一壺茶水,而茶葉就是從這棵古樹上麵摘下來的,散發著淡淡的清香。

“當時的我,冇有選擇。”

“靠著最後一絲生機,我衝入了輪迴之河中,凍結了身上的時間,這才得以轉世重修。”

楊毅微微一笑,彷彿生死對於他而言,隻是討論的天氣一般,不值一提。

轉而,又抬頭,看著東方初尋,輕笑一聲,“我看你應該也已經到了極限了吧?壽命不過數萬載。”

“而你之所以來找我,也是為了轉世重修之事,對嗎?”

東方初尋聞言,嗬嗬一笑。

“是啊,我已經活的很久很久了,可是我不甘心,誰又不想做到永生呢?可是,能做到的人,我還從未見過。”

永生,看似簡單,實則是他們這一輩子,甚至下一輩子都無法做到的事情,那是無數的修行者終其一生都在追求的東西,可是到目前位置,卻從未有人成功過。

即使是轉世重修,成功轉世的人,也不過是屈指可數罷了。

“若是我說,已經有人成功做到永生了,你相信嗎?”

聽見楊君則的一句話,不禁讓東方初尋看向了他,眼神微變。

“誰?”

聞言,楊毅卻並不回答,隻是抬起手,喝下了一口茶水。

當茶水進入了楊毅的身體當中之後,頓時,天空中凝聚了一片純白色的雷雲,其間電光閃爍,彷彿在渡劫一般。

見狀,東方初尋一個揮手,烏雲頓時消散的無影無蹤。

這正是楊毅的雷劫,他的境界已經來到了龍華境巔峰,不過,事情到此還遠遠冇有結束,當雷劫被東方初尋輕而易舉的摧毀之後,不過是片刻時間,楊毅身上的氣息又一次來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從龍耀境初期,頓時又突破到了龍耀境巔峰的境界。

這一次,雷劫再一次襲來,威力要比上一次更加強大了不少。

東方初尋有些無奈的笑了一聲,隨即伸手閃出一道金光,射入了楊毅的胸口處。

頓時,楊毅的境界就被壓製到了龍耀境巔峰,雷劫消失的無影無蹤,也冇有成功突破。

隻是喝了一口茶水,便是如此。

可是,就是東方初尋這兩個簡單的動作,卻是無數修行者這一生都在追求的高度。

一則無視了宇宙力量,摧毀雷劫,二則壓製修為,無視自然法則,實在逆天。

“如何?現在可以說了嗎?”

東方初尋滿臉無奈的看著楊君則。

這時候,楊君則纔將酒杯放下,淡淡說道。

“還記得嗎,當初我曾經邀請過你和我一起攻打那個地方,但你不願,我也並未強求。”

“若是那一次你和我們一起的話,你也會成功。”

頓了頓,楊君則又說道:“我必須要告訴你,在那個地方當中,存在著另一個宇宙,而且遠遠要比我們所在的這個宇宙更加龐大而強勢。”

“攻打那個地方,整整用了我們三天三夜的時間。”

-